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母校

——记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西北工业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系主任杨合校友

作者:张妍

  “我离开学校21年,几乎每年都回去,与老师和同学一直保持联系。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母校。”初次见面,亲切、温暖的话语顿时让我忘记了哈尔滨与西安之间2 600公里的距离。眼前这位儒雅、亲切的学者,正是我几经周折约到的采访对象——西北工业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系主任杨合校友。
  短暂而愉快的采访不仅让我领略了一位农民的儿子是如何成长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的不凡历程,更让我被一位毕业了21年的学子对母校历久弥坚的深情与感恩而深深感动。

杨合校友(资料片)

  “见到哈工大的老师和学生,我都觉得是一家人。”说起与哈工大的结缘,杨合回味深长,眼里充满了光芒……

  1985年国庆节后的一天,身为陕西人的杨合第一次来到了北国冰城哈尔滨。虽然刚刚进入10月,哈尔滨的天气已让从南京来的杨合深感凉意。当时的他是南京航空学院(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制造工程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是塑性成形。此次来哈尔滨,是杨合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选择。    
  攻读硕士期间,他读了一本名为《冲压工艺学》的书,这本专业书给求知若渴的杨合带来了如春风拂面般的感受。“书里引入了当时日本关于锻压工艺和塑性成形的理论体系,把在冲压过程中的‘变形趋向性控制’分析得十分透彻,深为其中的学术思想所吸引。书的作者就是哈工大锻压专业的博士生导师李硕本教授。”从此,年轻的杨合心里就有了新的人生目标。
  对于李硕本教授的崇拜和敬仰,加之对塑性加工方向浓厚的研究兴趣,令杨合在硕士阶段立志要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拜李硕本为师。杨合回忆说:“当时全国只有4位导师招收这个方向的博士生,李先生是其中之一。我本科和硕士都不是哈工大的学生,李先生在学术界威望很高,要考入李先生门下,难度很大。不过我深深地被李先生、霍先生(霍文灿)和王先生(王仲仁)等几位哈工大老师的学术思想和非凡实力所吸引,什么困难都阻挡不了我的决心。”
  于是,在1985年初冬的一天,杨合独自慕名北上,参加了哈工大博士生入学考试。学校招生办和教研室的老师们考虑到外地考生路途遥远,不待笔试成绩公布就提前安排了复试。
  复试的情景令杨合至今难忘。“教研室的几位教授都参加了面试,提问的内容很深刻,那是我第一次领略‘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内涵。”扎实的理论功底,特别是硕士阶段在学术研究上突显出的非凡能力,让几位教授对杨合非常欣赏。顺理成章地,杨合成为了哈工大锻压专业第一个外来的博士生,并如愿成为李硕本教授的弟子。
  26年后的今天,杨合已经是国内著名的塑性成形专家,桃李满园。功成名就的他是很多后辈和学生崇拜的偶像。然而,在杨合的心里,哈工大的恩师们才是他最崇拜的对象:“我能与哈工大结缘,有幸在李先生和霍先生门下求学,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 

杨合校友与他的团队在一起(资料片)

  “第一次与几位先生的见面时间虽然很短,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被先生们的学者风范所折服。”在当时还是硕士生的杨合心里,几位先生都是在国内赫赫有名的大学者,却都是笑容可掬、毫无架子,这让他倍感亲切和温暖,从外地初到冰城的陌生感和寒冷感一下子消除了许多。
  在充满真情的眼神中,在娓娓道来的回忆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和体味杨合对恩师的深情与感恩。“我当时还是个硕士生,而且是从外校来报考的,李先生、霍先生、王先生和教研室的其他几位教授全部都来参加对我的复试,让我很意外,也很感动。”尽管考试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这次重要的复试却给杨合的人生带来了重要的转折。

  “在哈工大求学的4年,是我一生中最重要、最难忘的经历。”谈到在哈工大的学习经历,杨合感慨万千,眼里饱含着深情……

  杨合是农家子弟,1962年出生在陕西省蒲城县。读小学时,父亲去世。幼年丧父,给杨合本应天真快乐的童年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使他的家人陷入极度痛苦中。在那艰难的岁月,他体会了生活的艰辛。但这也磨炼造就了他自强不息的性格。
  杨合从小就聪明好学,并养成了超乎他人的勤奋、坚毅,不怕挫折要做最好的自己。他7岁上小学,学习成绩始终遥遥领先,17岁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尽管伴随他学习历程的是艰苦的劳动和艰辛的生活,但这些却从未动摇过少年时期就树立的远大志向。
  杨合于1986年3月开始师从李硕本先生在哈工大金属塑性加工学科攻读博士学位。一进入哈工大,杨合就像停在港湾蓄势待发的航船,一旦起锚,便迎风破浪,向科学的彼岸驶去。攻读博士期间,杨合的聪明、善于思考、乐于理论研究的特质很快突显出来。导师李硕本教授十分赞赏杨合探精发微、永不知足的钻劲儿。副导师霍文灿教授、时任锻压教研室主任的王仲仁教授也都对这个“外来户”十分关注。
  当时正是我国改革开放外引内联、如火如荼的起步时期。我国从国外引进了一台先进的螺旋叶片辗轧机。这样一台装备对国人来说闻而未见,是犹如凤毛麟角般的稀罕之物,其成形原理与工艺更是神奇,导致其操作十分困难甚至不知如何下手。当时世界各国大都采用“经验试轧法”,但这种方法耗资费时,难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技术优势和经济效益。
  操作辗轧机的难度,就是螺旋叶片加工前轧机的参数调整十分困难,方法也很落后。身为博士生的杨合,在其硕士阶段研究的基础上,怀着极大的好奇心以及挑战未知的决心,经过更深一步的思考、分析和研究,率先提出“在成形原理研究并建立数学模型的基础上通过计算机仿真科学调整辗轧机参数”这一大胆设想。
  不过,这个方向与两位导师李硕本和霍文灿的研究方向都不同。这时的杨合有些犹豫,担心自己提出的研究方向不会得到两位导师的同意。当他忐忑地把自己的设想提出来后,却得到了两位导师不约而同的赞许,并鼓励他说:“搞研究就是要追求高水平,追求创新性,不必拘泥于导师的研究方向。”
  李硕本的这几句话给了年轻的杨合无限的动力。在接下来的日日夜夜,杨合全身心地投入于课题中。其博士研究课题确定为如何从局部加载入手,主动发挥和控制不均匀变形使其协调实现精密成形,以达到面内弯曲成圆和成螺距的目标。经过1 000多个日夜的钻研,杨合的博士课题研究成果不仅揭示了这一塑性成形新原理,并对引进的螺旋叶片辗轧机进行了计算机辅助调整与控制卓有成效的研究,解决了辗轧机如何调整控制的技术难题,使我国的螺旋叶片成形制造和理论研究达到了国际水平。这项研究成果荣获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等3个省部级奖项,并被国家科委列为国家级成果。那时的杨合,年仅28岁。
  在此课题基础上,杨合又做了进一步的理论与技术研究,后来获得了国家发明奖四等奖。这为他后来在刚满而立之年即被破格晋升为当时全国锻压界最年轻的教授乃至如今在学术研究领域的地位形成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回忆起李硕本教授高屋建瓴的启发与指导、霍文灿教授一字一句地亲笔修改论文、王仲仁教授在走路时仍不忘过问课题进展……杨合仍历历在目,眼里饱含着深情:“还有吕炎、杨玉英、康达昌、高乃光、侯松玉、于连仲、王尔德、何绍元、罗守靖、李春峰、陈维民……每位老师都对我影响很深。我在哈工大学习不到4年,母校和老师们教给我的却是一生的财富。”

  “只要是母校需要,我随时准备为母校做任何事。”问及对哈工大的感情,杨合情真意长,眼里透出了坚定……

  1990年,在我校获得博士学位后,对科学研究充满渴求的杨合进入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宇航技术博士后流动站做博士后研究工作,1992年出站后留在西工大任教,同时被破格晋升为教授。这一年,杨合刚好30岁。这位全国锻压界最年轻的教授走进了很多同行的视线。而两年后,“杨合”这个名字再一次引起了同行们的注意,32岁的他被评为博士生导师。
  “我之所以在学术道路上起步较快,与前期的积累特别是在哈工大的学习经历有直接的关系。‘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精神和工作作风对我的学术研究以至后来的人生道路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我一直很感激母校,感谢母校的老师们。”毕业21年后的杨合,谈到母校和师长,仍难掩激动,眼里充满了深情。
  在与杨合的交流中,在哈工大4年的学习生活和母校的发展始终是他谈话的中心。“我对母校的感情很难用一两句话说清楚。从最初对哈工大的向往,到有幸在李硕本先生和霍文灿先生门下求学,再到自己也成为一名教师,一路走来到今天,我与哈工大的缘分从没停止过。”
  从1986年正式走进哈工大的校门,直至今天成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全国塑性工程学会理事长,杨合在20余年的学术研究中,取得了一系列骄人的成绩,成为我国塑性加工研究领域最知名并走向国际学科研究前沿的学者之一。他主持了50余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973”课题、“863”项目等重要课题,同时兼任着多个学术机构的职务。
  “杨老师的工作日程表总是被排得满满的。”硕士生陶智君说:“他很少休息,只要不出差,周末也来实验室。晚上常常是12点左右才回家。”尽管在同事和学生眼里,杨合是个忙得“无法形容”的人,但在杨合心里,却有一件事例外——只要是哈工大的事儿,一定要排到日程表的前边。
  由于在学术研究方面的突出成绩,杨合被多个国家部委和学术机构聘请为评审和验收专家。这其中,杨合参与最多的就是有关哈工大的活动。从博士生毕业论文的匿名评审,到项目的评审和实验室的验收与鉴定,从哈工大主办的国际学术会议,到科研项目的合作攻关,杨合与母校的联系越来越频繁。
  “我愿意参与这些活动,一方面是因为可以有机会和母校保持联系,另一方面很重要的原因是哈工大人认真、务实的工作态度和作风我很欣赏,合作起来很舒服。”杨合笑着说。深受哈工大文化熏陶成长起来的杨合,早已把哈工大人身上的特质融入自身的科学研究中,与哈工大人的合作自然步调一致。目前,杨合与我校材料学院院长苑世剑教授的科研团队正在合作开展一项关于大型复杂构件成型制造的课题。“他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学术水平高,与我们的科研态度更是不谋而合。双方一直合作得很愉快。”苑世剑教授对与校友杨合的合作充满了信心。该项目的研制成功,将对攻克大型复杂构件成型与制造的技术难题产生重要的作用。
  杨合对母校的感情,更体现在他对母校和师长的牵挂。就在2011年8月,他还回到哈尔滨看望了恩师霍文灿先生和王仲仁先生。“我每年因为工作关系都会回哈尔滨,只要有机会就去看看老师和校友。没有工作任务时,也会抽时间常回去看看,这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采访手记

  采访杨合校友,实在是一件困难的差事。前文用“几经周折”这个词,一点不为过。记者几次打电话约采访时间,他都在出差,日程表已经排到了两个月之后。不过,听说是母校哈工大的采访,杨合校友还是让我们插了个队,在出差的间隙接受了采访。
  采访杨合校友,实在是一件快乐的差事。在他人眼里功成名就的“大学者”,言谈中听不到丝毫豪言壮语、高谈阔论,母校生活的点点滴滴、师长的嘉言懿行成为贯穿整个采访的话题和线索,还有雷廷权院士、杨士勤教授、吴林教授、杜善义院士、郭斌副校长、段广仁教授、马兴瑞校友、顾根大校友、郭俊卿校友这些熟悉的名字和不熟悉的故事。
  杨合校友是典型的学者,渊博儒雅,风度、举止、言谈无不透出师者风范。他说,哈工大对他的影响是一生的——选择做教师,在20年的从教生涯中面对多次机遇和无数诱惑而不改初衷,期望像老先生们一样,学为人师,德高为范。
  对母校的深情、对师长的感恩,让杨合把“常回母校看看”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记者被这种真情深深感动,在这篇本该着重记录杨合教授卓越的学术成就的文字中,把笔墨多用在了杨合校友与母校之间的结缘、在母校的经历、对母校的感情的描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