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情系“嫦娥”心不悔

——访嫦娥二号卫星总设计师黄江川校友

作者:刘培香

  2011年10月25日,全国青少年载人航天科普系列活动之“航天连着你和我——院士专家校园行”活动启动,黄江川作为报告团成员回到哈尔滨作报告,同时回到母校与夕日的老师相聚。在忙碌的会议间隙,记者采访了这位心系航天、情系“嫦娥”的杰出校友。
  坐在记者面前的黄江川,沉稳、淡定、平和、低调。说起自己的成长经历娓娓道来,就像在与一位老朋友聊家常,此刻你丝毫感觉不到他在航天战场上的叱咤风云。

黄江川校友(资料片) 

少年壮志不言愁

  乍一看到黄江川的名字,许多人都会以为是“大江大川”之意。但黄江川解释说,父亲是江西人,母亲是四川人,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当年黄江川的父母响应祖国号召,奔赴北大荒,支援边疆建设。因此江西籍贯的黄江川,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1961年他出生在黑龙江省虎林县乌苏里江畔的虎头镇,是家里的长子,1963年随父母一起来到云山农场。父亲一步一个脚印的工作态度和踏实肯干的工作精神给少年时代的黄江川树立了很好的人生榜样,也培养了他不骄不躁、稳扎稳打的性格,使他后来能够在航天科研的道路上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数十年如一日执著前行,无怨无悔。
  少年时的黄江川虽然好玩、好动,但是由于父亲的严格要求,他的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是班上的尖子生,尤其是数学成绩非常突出,一直都是老师的得意学生。儿时出类拔萃的成绩让黄江川一直充满自信,让他日后有勇气、有信心坦然面对一切挫折与困难。直到今天,在谈话中你仍然能够感受到他那源自内心深处的自信与魄力。
  1977年7月,不满16岁就中学毕业的黄江川因成绩优秀被留校任教,在云山农场担任初中数学教师,从“孩子王”变成了与众不同的“小老师”。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当第一次站在讲台上面对学生们求知的眼神,黄江川竟然没有丝毫的胆怯。他那超越年龄的成熟与稳重让长辈们印象深刻,大家都说他将来一定是个干大事的人。
  尽管当年教师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份吃“皇粮”的好工作,但在黄江川的内心却澎湃着另一种激情,那就是对高科技的神往。虽然高科技对他而言还是个很遥远、很模糊的概念,但在潜意识里他依然渴望像科学家一样在实验室里搞研究。他的想法得到了家人的大力支持,于是在恢复高考第二年,1978年,他顺利考入了哈工大电工电子师资班,学习自动控制专业。

菁菁校园好时光

  当时的师资班是哈工大的一块“招牌”,是学校经过选拔考试,考试分数较高的学生组成的一个班,目的是要培养一批高素质的高校教师,弥补“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造成的师资匮乏。为此,学校派出了最强的师资队伍任教,课程设置也与其他专业有所区别,只有基础课是相通的。在师资班学习的人无不为自己所在的班级而骄傲。
  “哈工大有很多了不起的老师,教学水平高,而且还非常严格,即使对委培的学生也一样严格。教数学的富景隆、杨克劭老师,教自动控制的强文义老师等等,都是非常好非常厉害的老师。”谈起大学生活,虽然事隔30余年,但黄江川至今仍历历在目。“在条件保障上我们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4年间我们都有专用教室,就在主楼420,不用像其他专业的同学那样到处打游击。”他笑着说。
  黄江川认为,大学生活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作为‘文化大革命’以后第一批大学生,我们是很幸运的。我们上学时正赶上人人都为振兴中华而努力的年代。我们班有50个同学,从15岁到四五十岁,各个年龄层次都有。但大家为了同一个目标很快就融为一体,而且互相影响。”他说,那时候大家都是如饥似渴地学习、学习再学习,恨不得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用来读书。
  “大学时代印象最深的是一人背一个大书包,比现在的小学生书包还大,里面放一本英文大词典,利用一切时间甚至上卫生间的时间、吃饭的时间来背单词。”黄江川回忆道,“刻骨铭心的大书包,争先恐后的学习。”他生动形象的描述让人可以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学习氛围。
  正是“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风和浓厚的学习氛围,培养了黄江川活跃的思维能力及广泛的兴趣爱好,他很快成为班级里的佼佼者。除了学习理工类课程,他还接触了大量的社会自然科学,顺着图书馆书架一排排读下去是他最大的乐趣。爱学习、爱动脑、习惯反思,这是黄江川的老师和同学对他的评价。他身上的这些特质,仿佛冥冥中为他后来从事航天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回顾大学的学习,我觉得首先在专业上要懂得相关知识,知识面一定要广。要学会学习方法,比如看书你得把前言、目录看明白,书要从厚读到薄。我记得那时候我们金工实习,与八系一起参与讨论,我们也能提出巧妙的工艺上的实施方案。”黄江川说他后来的成长就得益于在学校的“博学”。
  “哈工大被誉为工程师的摇篮,培养的人才业务能力强,有实事求是的精神,我们应当引以为荣。”黄江川对母校始终充满感情,因为这里是他走向航天的起点,是他梦想起航的港口。
  1982年,黄江川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被分配到黑龙江农垦总局科学院农机鉴定中心工作。1983年,工作一年后的黄江川怀着对新知识的渴求和高科技的憧憬,再度回到母校攻读微特电机及控制专业研究生。从给别人“传道、授业、解惑”的小老师,到哈工大的研究生,角色的转变让黄江川收获了很多,除了丰富的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对未来事业的执著信念。在哈工大读书的美好时光让他觉得,他离科学家的梦想越来越近了。

结缘航天一世情

  1986年毕业后,黄江川被分配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原502所工作,从事惯性姿态敏感器研制,这一干就是8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地开始了自己渴望已久的高科技工作,并从此与航天结缘。 
  勤奋好学、踏实肯干的黄江川深得控制与推进系统事业部老专家们的赏识,他们将自己多年的经验倾囊相授。与老专家们多年工作、共事,也让黄江川不仅学习到了过硬的技术,更深刻体会到了老一代航天人献身航天的炽热情怀。他将“忠于自己的事业”作为人生座右铭。历经研制资源卫星及“东三”平台多颗卫星的磨炼,他一步步成长起来。
  1997年,时任副主任的黄江川因为技术能力强、工作成绩突出而得到控制与推进系统事业部的肯定,作为总师重点培养对象被推荐到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首个总师培训班学习。1998年年底,他又被选派到法国培训,学习项目管理和质量保证体系。
  1999年,素有“南南合作典范”之称的中巴资源一号01星在发射后在轨出现问题,黄江川作为该卫星控制系统主任设计师临危受命,负责卫星的抢救工作。他经过仔细分析,及时提出抢救方案并组织实施,圆满解决了问题。第一颗星在轨安全运行超过寿命近一倍,FM2星也超期服役。由此,他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回顾黄江川的成长路线,从最基层的工程组副组长、组长到副主任、主任,从主管设计师、副主任设计师、主任设计师到“嫦娥一号”卫星副总设计师和指挥、嫦娥二号卫星总设计师,从软件专家组、可靠性专家组到标准化专家组……他的每一步都走得那样扎实,那样坚定,每一个足迹里都渗透了奋斗的汗水。
  “我相信不付出努力就找不到捷径。”在航天科学研究中,黄江川坚守这样一种信念:“想到的,就一定要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好、做到位。”在502所担任主任设计师时,他是这一梯队中少有的年轻人,其他人都比他要大20岁。他从不寻找捷径,而是用自己不断的努力与付出,铺就了一条成功的航天之路。

两送“嫦娥”入太空

  2004年,在绕月探测工程立项后,43岁的黄江川厚积薄发,凭借丰富的行政、型号管理经验被任命为嫦娥一号卫星副总设计师和指挥,分管 GNC和推进两个重要分系统的技术攻关、设计和研制以及整星软件研制工作,成为型号“两总”系统少有的“一肩挑”。
  嫦娥一号卫星研制期间,任务周期短,时间紧张,黄江川就像一部开足马力的机器,每天都风风火火地工作。他放弃了所有的节假日休息,“五一”、“十一”、春节期间,他都在办公室、试验室里忙碌。在初样产品交付分系统后,相对计划节点、系统试验时间非常紧张。为了在有限的测试时间内保证系统产品测试的覆盖性和充分性,他和设计师并肩作战,连续10余天每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钟。正是他这种认真细致的工作方法和团结协作的工作作风,带出了一支不怕困难、善打硬仗、士气高涨的“嫦娥队伍”。
  “航天事业是各行业里自力更生程度最高的。”黄江川带领他的“嫦娥队伍”自力更生,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使嫦娥一号卫星成为自主创新的典范,并为嫦娥二号卫星的技术路径奠定了基础。嫦娥一号卫星于2007年10月24日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成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发射月球探测器的国家。
  黄江川把自己比作是第二代中国航天人。他经历了改革开放之初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特殊时期,耳睹目染了老一辈航天人对中国航天事业的执著精神,这是让他下定决心留在航天战线并始终无悔的力量之源。也正是这样的力量,使他能够带领平均年龄只有33岁的卫星试验队,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成功把嫦娥二号卫星送入了环月轨道。 
  嫦娥二号卫星是嫦娥一号卫星的姐妹星。嫦娥一号发射后的两年多时间里,黄江川将90%以上的精力投入在嫦娥二号上。他说,从嫦娥一号到嫦娥二号,第一次是探索,第二次就是探测,任务不同,使命不同。从嫦娥二号卫星立项的第一天开始,作为总设计师的黄江川就带领卫星试验队,制订了常规的方案和无数次的验证实验,还专门在卫星的可靠性上强化了设计。作为卫星总设计师,黄江川把嫦娥二号卫星看作自己的孩子,为了让卫星成功飞天,他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度过了多少不瞩之夜。有一段时间,他每天的睡眠时间平均不足5个半小时,入睡时间从原来的晚上12点推迟到了凌晨一两点。“嫦娥一号”探月卫星总设计师兼总指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空间科学与深空探测领域首席专家叶培建曾经在多个场合这样表扬黄江川:“大黄在,我踏实。”
  天道酬勤。黄江川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了人生的精彩。2006年获“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突出贡献专家”称号、2007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0年获“第六届航空航天月桂奖·技术先锋奖……面对荣誉和光环,黄江川以大江大川的胸怀与气魄淡然处之,波澜不惊。
  “中国航天事业的每一次成功,都是在社会各方面的支持下取得的。作为一名航天人,我们深知与发达国家还有差距,这份奖项将鞭策我们为尽早成为真正的航天强国更加努力拼搏,让中国的航天器载着我们的梦想飞得更稳、更远!”在2010年“第六届航空航天月桂奖·技术先锋奖”颁奖现场,黄江川朴实的话语和诚挚的情怀令人动容,黄江川自己却笑得从容而平静。
  为了实现“2013年11月实现火星探测器的自主发射,并开展为期一至两年的火星探测”的庄严承诺,曾被媒体聚焦的黄江川悄然转身,默默地带着自己的团队踏上了新的征程。对他来说,未来的航天之路任重道远,未来的人生之路精彩无限。

后  记

  “大学时光太美好了,一定要珍惜!”此次回到母校,黄江川校友十分感慨。他参观了学校博物馆,也看到了校园的变化。他希望母校在坚持本色的同时与时俱进,希望学弟学妹们在大学期间不要太局限于专业知识,要打好基础,拓宽知识面;要树立工程师文化,做什么事情都要坚持、要专心、要有耐心;要学会交流与沟通,有团队精神、合作精神;不要急功近利,要重积累,要研究科技发展的历史,对自己的未来做一个清楚的判断和想象。最后,他说:和过去相比,现在无论是学习条件还是科研条件都好了很多,只要坚持,就会有一个特别好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