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由“铁匠”变成航天光学院士的启示

——从我校63届锻压专业本科毕业生成为 航天光学领域著名专家王家骐院士谈起
 
作者:王仲仁
 
  2005年中国科学院在进行院士遴选时,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工作的王家骐研究员因其在精密光学仪器研制特别是在航天光学遥感器方面的突出贡献而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平时,王家琪校友常自称是“铁匠”出身(指毕业于锻压专业),按行当应属于粗加工范畴,但他不仅研制了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多种型号的战略与战术导弹瞄准的精密光学仪器,还成为航天光学方面的一位杰出专家,其跨度与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1961年我为王家骐所在班级讲授“金属压力加工原理”课,有一次课间休息时王家骐问我:“王老师,人家都说我们这个专业是打铁的,您说有没有学头?将来有没有干头?”这类问题,我们经常遇到,特别是上进心强的好学生对此更加关心。我向他谈了锻压专业是在力学与材料学两个重要学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很多生产经验需要提升到科学的高度,也就是说学术上有发展空间,从生产角度看锻压既是制造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材料制备的关键环节之一,而且本专业学生在设计能力方面很强,很受用人单位的欢迎。从此,王家骐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到毕业时是全班仅有的两名各门课全优的学生之一。
  一个好的学生还体现在对新理论的渴求与钻研上。我记得1961年处于3年自然灾害时期,全国粮食不足,学生营养不良,学校要求教学应少而精。那时,国际上刚把滑移线场理论引入到锻压过程分析中来,我编写了补充讲义,关于Hencky 应力方程的推证要用到偏微分方程求解的特征线法。我向学生说明推证过程并不要求掌握,因为已超出本专业的基础,记住结论就可以,但王家骐自学了相关的数学内容,成为班上少数能掌握该方程推证过程的学生之一。后来,在毕业论文中他用滑移线场理论解决了带筋壁板航空件模压时变形力计算的问题,该论文被评为校优秀毕业论文。在五年制教学期间,当时的优秀毕业论文完全达到目前硕士论文的水平。由于敢于钻研新理论,在工作中接触到高深的数学与物理问题时,也就难不倒他了。
  2006年7月王家骐院士应邀到我校卫星技术研究所作报告,期间有人问起年轻人如何才能做好工作时,他说:第一,会学,指独立地学习新理论与新知识;第二,会想,指想象力强,能想出新思路;第三,会表达,能简洁而深入地表达自己的方案、成果和建议;第四,会组织,能组成一个高效的团队;第五,会做,会干成实际的项目,不仅是纸上谈兵。他是把结合工作任务和自身发展而学习放在了第一位。关于学方法,哈工大历来很重视,每年都由高年级学生为低年级学生介绍学习方法,老师们也为学生讲读书应注意由薄(入门性读物)到厚(展开分专题深入学)再到薄(从深层次归纳)。
  王家骐改行干光学,显然是有难度的,这在作家刘贵贤所写的《走进哈工大》一书第十一章“哪里艰苦哪开花”中有精彩的描述:“没有实力,进不了角色,单单那个改行,一个改字,几乎从头学起,应用光学、物理光学、光学仪器理论、自动控制、概率论、误差理论、数理统计、数理方程、计算机应用数学等,一门弄不明白,别想入角色的门槛,有时为了弄明白一个问题,硬着头皮把一本书读完,又找来同类的几本书从各个方面理解、消化、深化。在一个新的知识领域探索,有耐力,还要找‘窍门’,还要做出牺牲。追求,探索,苦读,巧读,耗去了所有的时间,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谈对象),好不容易的进入‘光学的角色’。”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家骐校友对母校特别是曾经为其授过课的老师们非常尊重,任何老师到长春(与光机所并无业务关系),他都派专车接到本单位介绍有关情况,宴请时还让老师把相关校友请到一起,共同回忆在母校时的难忘情景。2006年7月15日,已身为院士的王家骐校友在哈尔滨设宴答谢锻压教研室的老师们的培育之恩。席间,王家骐竟能把每一位老师讲课的内容回忆出来,例如高乃光老师讲蒸汽锤课时讲到卡尔诺循环,如果熵增加焓就降低。他在总结他之所以能做出成绩的原因时说:“我得益于在校时打下了好的基础特别是力学基础,我们学了流体力学、理论力学、材料力学,在“金属压力加工原理”课中又学了塑性力学,还得益于在校时设计能力得到很大提高,我们做过机械零件课程设计、冲压模具课程设计、锻造模具课程设计和锻压设备课程设计,毕业设计的图纸挂满墙。再有,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传统使我的数学功底牢、物理概念清,所以我能有今天是和母校许许多多老师精心培育分不开的。”话到此处,王家骐向老师们深深一鞠躬,紧接着满满地敬了一杯酒。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首先要尊重培养过自己的恩师。凡是有成就的人都是这样做的,王家骐也不例外。席间,他还讲过一句朴实无华的话:“当上院士固然荣耀了许多,但当院士前后水平没有变化,不能误认为当上院士后水平呈几何级数增加!”王家骐校友已是连续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曾是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盛名之下一直能保持如此清醒的头脑与务实的心态,也是他能走得很远的原因。
  我们衷心祝贺从我校锻压专业走出一位航天光学方面的院士王家骐,初看起来这是难以想象的,但从他的综合素质看也是顺理成章的。
  王家骐校友的成长过程对于高等教育有什么启示呢?我认为,在综合素质的培养中进取能力的培养是最关键的。因此,我们在传授理论、知识与能力时,对后者应尤其重视,并使其具有可操作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