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熏陶 陶冶 锤炼

——献给母校的爱
 
作者:陈字刚
 
  上个月接到哈工大校友总会顾寅生常务副会长的电话,他要我给《哈工大人》期刊写一篇回顾在哈工大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文章。这一写勾起了我对哈工大的回忆。5年的熏陶(少年时与哈工大为邻5年)、5年的陶冶(青年时在哈工大学习5年)和15年的锤炼(成年时在哈工大工作15年,40岁离开哈工大),25年哈工大情结无限地延伸成了我内心世界的永恒——一个永远的哈工大人。
  我15岁那年(1950年),家搬到了哈尔滨南岗区教化广场,从此我们便与哈工大成了邻居。从那时起哈工大对我和我们那些小伙伴们的熏陶便开始了,而且是无时不在和无处不在的。当时的哈工大是我们家里大人用来教训和鼓励我们的一个现实而又远大的甚至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久而久之哈工大在我们那一带的儿童少年心中成了一种人生境界的象征,哈工大是“天堂”而非是我等真能走进去学习的学堂。因为当时我们这些铁路员工子弟的“伟大”理想多是当火车司机、汽车司机或开拖拉机什么的,从来也未曾敢想过能进哈工大做一名大学生。那时我们这些小孩总是用羡慕和崇拜的眼神看着那些哈工大的大学生们,在我们看来他们各个英俊潇洒都是些绝顶聪明的人;经常看见他们胸前用手臂抱着一叠书,感觉他们特有学问;听见他们用流利的外语与人谈话觉得他们都是天才;夏日的夜晚他们在大直街上手挽着手在手风琴的伴奏下唱歌时悠扬自得的神情(那时夜晚的大直街上没有车辆)把哈工大学生的青春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运动场上他们矫健的英姿是那样的健康和阳光;他们总是彬彬有礼,很有修养;还有那些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外教师们更是风度翩翩。那时,我们这些少年也时不时地模仿着他们走路的姿势和衣着的式样,现在想起这些觉得有点好笑。然而我们这个伟大邻居对我们的熏陶肯定给了我们这些少年以向上奋斗的力量。
  1955年我从哈三中毕业真的就如愿进入了哈工大,从此开始了我5年的大学学习生活,开始接受母校的陶冶。毕业后我被留在焊接教研室任教,又得到母校15年的锤炼。今天,当我回顾人生最精彩的20年时光时,那种对母校的感恩和对母校的爱,使我心情难以平静。
  入学之初,正当我们陶醉在幸福中而又不知应该如何迈出大学生活的第一步时,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来了,基础课周定等老师们来了,专业教研室田锡唐等老师们来了,特别让我们激动的是我们心目中崇拜的伟大的科学家华罗庚和钱学森等人也来了。他们给了我们指导和帮助,他们的讲话和报告给了我们巨大的鼓舞,尤其是李昌校长的《要有所为》的讲话使我们终生不忘。很快,我们这些毛头小伙和姑娘们变了,理想和抱负渐渐在心中生成,把当前的发奋读书和祖国的发展以及祖国科技事业的开拓联系在一起,把向科学进军当成了自己的使命。似乎在进入母校怀抱的不长时间里我们突然长大了。心中那份庄严的对祖国未来建设的使命和责任以及肩上的重担与我们朝气蓬勃的青春融合在一起。哈工大的校园文化就这样迅速地把我们这些新生的心给占领了,使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占领不但“统治”了我们全部的大学生活而且贯穿了我们的整个人生。年过七旬之后我越加感觉到有机会进入哈工大学习,有机会做一名哈工大学子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在哈工大的学习我们究竟收获了什么?哪些收获是永恒有效的、是我们受益终生的呢?今天,就我个人的体会略谈以下几点。
  执行意志——我们能进入哈工大读书心中都充满着自豪,看着学校悬挂的“工程师的摇篮”的标语,看着那高大气派的教学大楼和实验实习设施,看着那些出出进进的有学问的教授和苏联专家,我们心中升起了对学校的无比崇敬和热爱之情。于是,我们从入学一开始便凭着一种强烈的认同感与学校保持着一致。无疑,与大系统保持一致是自觉执行大系统要求的最根本的动力。当时,我们人人都是学校各项规定和各种号召的自觉执行者,我们只有一个念头:学校的要求一定要做到,学校的制度一定要遵守。如果有谁没有执行好学校的要求不但会主动检讨自己的不足,也会成为班级集体的帮助对象。于是,执行就成为了我们那个时代哈工大学生的一个共同特点。当执行成为我们的习惯的时候,我们更加尝到了它的甜头。专心致志地按照学校要求去做,自觉地执行“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使我们无暇分心,无暇浪费我们宝贵的青春时光。久而久之,执行成了我们那一代学子的习惯,从而也培养了我们的执行能力。特别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读书的那个时代,母校的教育是那样的出类拔萃,在全国都具有示范作用。今天看来,母校对我们执行意志和执行能力的培养使我们受益匪浅,没有执行就没有奋斗的过程,也就没有成功。自觉的执行意识的培养主要不是靠说教,而是靠校园文化的巨大影响力。
  提炼要领(概念化)——离开哈工大30年了,回忆在哈工大学习和工作的日子,给我印象最深的有3个方面:一是李昌和高铁校长的讲话;二是一些老师们的讲课(如化学的周定老师、物理的马祖光老师、数学的曹彬老师、专业的陈定华和田锡唐老师等);三是口试的考试方式。
  记得每次听李昌校长的讲话都很受教育和鼓舞,他的“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的教导至今还响在我的耳边。我尤其敬佩老校长讲话时的激情,他讲话从来不念稿,他总是拿着那么几张硬纸片,无疑是个简单的讲话提纲。几个小时的精彩报告或讲话就全在那几张小小的纸片上,我们对他的提炼和概括能力充满了敬佩。60年代初,高铁校长到我们焊接教研室蹲点搞教改,一再领导我们学习《矛盾论》,要我们在复杂的诸多矛盾中抓住主要矛盾,强调要提炼,把事情简单化。
  使我们终生不忘的还有哈工大的那些给我们讲过课的特别有水平的老师们。他们的讲课风格不同,他们的表达方式各异,甚至有的老师还带着浓重的方言语调,但是他们都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能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能够提纲携领地把问题的实质讲述得一清二楚。他们有的上课时根本不看教案,有的也只带几张小小的卡片。他们语言之恰当、表述之精准和不乏诙谐幽默的讲解使我们对老师们的才华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们暗暗地模仿着老师们的一举一动,更在揣摩老师们高超的提炼本事和概念化的思维技巧。
  我们在校读书的5年是经历口试考试的5年,那种考试方式给我们留下了十分难忘的回忆。因为是口试,每张试卷都不一样,考题覆盖了整个学期学习的全部内容,压题是不行的,靠死记硬背又几乎没有可能,全面复习是应试的唯一办法。这时最有效的应对考试的出路就是提高学习效率,学会把所学内容高度概括和精炼,再加上临场发挥和应变的技巧,才可能取得5分的好成绩。
  1955年刚入大学的时候,我们听过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的讲话,他在讲话中说了一句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话,他说:“书要越念越薄,而不要越念越厚。”
  所有上述的教导和体验都告诉我们,有一种本事我们必须学会,那就是要学会提炼。能把繁杂的事物条理化,能把规律性的事物概念化。用现代观点去衡量,母校对我们提炼能力的影响和培养是使我们许多校友能走上领导岗位的一个因素。提炼能力和技术能力一样是我们在母校获得的一个无价的法宝。
  享受阅读——20世纪50年代的哈工大学生是没有固定教科书的,更没有所谓的统编教材,特别是专业课完全凭当堂理解和迅速记录笔记以及课后自己去图书馆查找参考书和杂志来进行学习。于是,课后阅读就成了我们必不可少的学习流程,图书馆和书店是我们经常出入的地方,学会阅读是我们完成学习任务的十分关键的技能。渐渐地我们掌握了阅读的技巧,不但能很快找到需要的文献资料,而且也能迅速发现哪些文献只需要浏览阅读,而哪些应该精读。当时学校的考试方式是口试,老师随时都可能问一些与考题相关的发挥性问题,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相关知识储备、临场应变能力和一定的表达技巧是难以得到5 分的。当时我们都有这样的印象,在回答考试题时,即使能把老师课堂上讲的内容一字不差地都说出来,也未见得能得到满分。只有当你能够把从阅读中获得的丰富知识通过自己的理解回答出问题的时候,你才能看见老师们赞许的眼神。记得1957年,为了训练我们的阅读能力和提高我们的外语水平,学校安排我们进行为期两个月的专门的俄语专业书籍阅读练习,其中包括了对阅读重要性认识的教育和阅读技巧的训练(阅读选择、快速浏览、精读、阅读表达以及阅读比赛等),那次培训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使我们的阅读能力有了一次飞跃,我们尝到了阅读的甜头。
  之所以数以万计的哈工大学子在毕业以后能够成长为各方面的人才,这与他们具有快速吸取最新的科技知识和能同社会与时俱进的特质不无关系,其中也包括他们优秀的阅读能力。
  自信品格——哈工大学子对自己充满自信大概是共性。哈工大的每个学生在校读书期间就会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当年我们焊接专业的学生尤其如此,因为我们都知道哈工大焊接专业是新中国焊接科技的摇篮。当时,给我们上课的老师都是国内焊接界的学术权威,我们有国内最好的实验室,不过上述自信仅仅是一种感觉。可是,1958年和1959年的两件事情使我真切地感觉到,有了母校的教育做基础,我们一定会胜利完成国家赋予的任务。1958年,在焊接教研室老师们的指导下我们十几个同学组成了一个“电渣焊技术研究”科技攻关小组。经过半年的努力,我们取得了成功。我们不但掌握了技术,参加了一本书的编写,与哈尔滨电机厂合作完成了725000千瓦水轮机转子的电渣焊工程,参加了北京全国大学科技成果展览会,机械工业部还组织我们这些没毕业的学生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去推广这一新技术,我们又被选为黑龙江省青年攀登科学积极分子。1959年我被派往上海参加一项国家海军建造方面的重大科技攻关项目。主持会议的是一位副部长,参加会议的还有4个全国最大的造船厂和一个船舶焊接研究所的代表团,哈工大作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单位,不过代表团就只有我一个人,而且是一个虽然已经留校任教但还尚未拿到毕业证书的青年助教(当时被称为“小教师” )。会议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解决苏联专家撤离后留下的焊接技术问题。会议认为,国内焊接科技力量最强的单位是哈工大焊接专业,于是决定以哈工大为组长组成科研小组进行技术攻关。我作为这个小组的组长和其他单位的焊接技术人员(其中也有哈工大焊接专业毕业的校友)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任务,受到第六机械工业部的表彰。在我们尚未毕业的时候就能够参与如此重大的国家科技攻关项目,这使我们的自信心倍增,看来我们的自信不是盲目的,是母校赋予我们的一种实实在在的力量和精神。一批批哈工大学子们的光辉业绩更加使我们坚信哈工大培养的学生是有能力承担重任的,他们理所当然都具有自信的品格。
  团队精神——如果问我5年大学生活最留恋的是什么,我会告诉你那就是我们焊接55班级那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当时我们班级的班风可以用“在快乐中刻苦学习,于友爱里实现目标”来概括。那时候我们没有辅导员和班主任老师,班级的一切活动和管理都靠学生自己,由学生民主选举出来的班委会和团支部是班级的组织者和核心。这个核心管理着或者说领导着班级的各项活动和处理着每个成员的大事小情:组织同学学习学校文件,过组织生活提高政治觉悟,组织各种社会活动(运动会、文艺汇演、搞卫生、勤工俭学、义务劳动等), 就连去外地实习乘火车和安排住宿都是由班长带队完成;帮助生活上和学习上有困难的同学,不让一个人掉队。当时,我们的班级是一个充满了关爱的生机勃勃的集体。她让我们怀念,因为她给过我们每个成员以温暖和关怀,她给过我们施展才华的空间,她也给了我们青春时代金子般的美好回忆。
  班委会和团支部不像现在的辅导员老师那样有“权威”。因此,它的主要工作方式是商量,有时是委员们商量、有时是全班同学一起商量。商量的过程是团队成员沟通的过程,也是互相聆听的过程。当然,我们大家都未曾认识到,“沟通”和“聆听”其实是每个成功的管理者和领导者必备的才能和素质。学校当时的学生管理体系使我们在5年的大学生活里有机会学习和锻炼成材所不可或缺的品质和能力,培养了我们的团队精神,使我们受用终生。
  体育人生——当回忆母校对我们的培养时,我们不应该忘记她给予我们的体育人生的启迪。在校时,我和许多同学既是体育运动的爱好者也是体育活动的组织者,我们喜欢体育文化也喜欢体育运动。
  20世纪50年代哈工大的校园体育活动搞得十分出色。学校培养出了一批杰出的运动员,使同学们引以为豪,如世界纪录的创造者举重运动健将黄强辉、全国冰上女子花样滑冰冠军李建华和全国冰上速滑全能冠军林正坤等。当时几乎学校所有的体育代表队在省内都是一流的。我们经常去看学校的体育比赛,去欣赏体育运动的力与美。
  毕业50年来我们中的许多人一直坚持着经常性的体育活动,体育给我们带来了快乐、健康和幸福。我们特别赞赏母校对体育精神的倡导,并经常怀念在接受体育文化熏陶时的美好感受。除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到处都可以看到的标语外,哈工大还有一句对师生很有影响力的口号:“为祖国健康工作40年!”正是这句话激励着我们走向运动场,去释放我们的激情和收获我们的健康。体育老师时刻关注着我们的身体素质,记得当时给我们上体育课的一位李教授经常对我们说一句话:“年轻人,不要让脂肪代替了肌肉!”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越发感觉到母校对体育文化的倡导和老师们对体育精神的教诲对我们的一生是多么宝贵,它是我们工作和健康生活的基石,是我们快乐的源泉。
  仅以点滴回忆献给母校的爱,祝愿母校更加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