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哈工大的人文情结

 作者:周宜兴

  一本《哈工大人》展现在我的眼前,我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半个世纪过去了,母校还记着我这个大西北的学子,真是让人心里暖烘烘的,情不自禁地回想起50年前,美丽的哈尔滨、哈工大的一草一木、诸人诸事。
  哈工大人就是哈工大人,他们有一种哈工大式的凝聚力,这力量来自母校给予每个学生的人格力量。认真、自信、执著、合作的品德,雄厚的专业技术基础知识与技能,高雅的文化修养,这些是构成哈工大人人格魅力的基础,也是哈工大人引以自豪的作风与品质,这更是一代代哈工大学子走向工作岗位、走向社会后,被人们普遍认可的事实。
  1956年8月我进入哈工大,1961年9月毕业,是电机系电机电器56级的学生。1963~1964学年,我又回到哈工大进修了一年。在哈工大学习生活的6年中,母校给予我厚实的基础理论和精准的专业知识,同时更给予我做人、做事的优良品格。严谨治学的校风,勤勉奋发的学风,是陶冶和培育学生优良品格的无形教程。我很庆幸,半个世纪过去了,哈工大至今仍保持着这一优良的校风和学风,保持着她在国内外高校中独有的风格。
  回想起50年前的哈工大,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专业知识的授业,而是学校对一个工科学生在文化修养方面的培育。1956年,国家提出“向科学进军”的口号,我是奔着“哈工大是培养工程师的摇篮”的称号来哈工大求学的,满脑子都是“学好数理化”,准备苦读5年专业当个合格的工程师。可令我惊讶的是,学校对新生提出了工科大学生文化艺术修养的要求,而且还很具体化。
  那个时候,哈工大学生的业余文体活动非常活跃。哈工大有一支水平很高的管弦乐队,除每周两次在土木楼礼堂为大型舞会伴奏外,有时还会为低年级同学开办音乐讲座,讲管弦乐队的配置,什么是黑管、怎么听萨克斯风的演奏等等,一边听,一边看各种乐器的演奏操作,最后来一曲交响乐演奏,并告诉你如何看乐队指挥者的指挥艺术。我对交响乐的一点知识,就是在哈工大陶冶出来的。音乐讲座有时是请哈尔滨歌舞团的艺术家来主持,著名音乐家张权就指导过学生中的声乐爱好者。记得我们入学后刚分好专业、分好班级,高年级同学就来教一年级同学跳交际舞,要求是必须包教包会。周六有交际舞会时,班团支部就动员组织同学去参加。我们一些来自偏远地方的同学,有点不好意思跳,总是在场外听着乐曲看着别人跳,其实那也是很开心的。
  那时候,哈工大的体育也很棒。全国女子花样滑冰冠军、全国男子速度滑冰冠军都是哈工大的学生,还有个世界冠军黄强辉。《哈工大人》里提到的印有“哈工大”的黄背心、黄秋衣,是哈工大冰球队打遍全国高校无敌手的象征。其实那时候哈工大的篮球队也是令我们引以为豪的,是黑龙江省很有实力的球队。说起黄背心、黄秋衣,我也曾有幸穿过。1958年5月在校运动会上,我取得了男子110米跨栏的第三名,因而被选入了校田径队,后来参加全省高校运动会,也是第三名,同年8月作为大专院校联队,在道外八区体育场参加了省运会。印有“哈工大”的黄背心、黄秋衣我着实穿了一阵子,毕业后我还保留了很久很久,那黄色的运动衫是我永远的骄傲。
  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校团委、校学生会的领导者,他们大力提倡同学们要读一些国内外著名的文学作品,以提高工科学生的文学素养,他们甚至向我们介绍毛主席所谈的读《红楼梦》的提纲,介绍周总理读《红楼梦》多达十余遍的例子,鼓励同学们多读文学作品。当时,基础课的学习压力虽说很大,但我和我们班的几位同学,读文学作品的爱好与兴致从来没有降低过。在哈工大读了5年工科,文学修养也有了很大的长进。不知道现在的哈工大学子,是否仍有这样的爱好与修养。
  读了《哈工大人》,我信手在笔记本电脑上敲出了上面这些话,寄语哈工大校友会,希望咱们的校友会越办越红火。
  (周宜兴,笔名阿珠,是哈工大56级校友,现任全国政协常委、甘肃省政协副主席、民盟中央常委。这些年来,作为爱好,他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已经出版《关于西部的思考》、《书香闺秀人》、《雨润后世八千年》等3部文学著作,并发表了一些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