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雷廷权院士对材料热处理及表面工程的贡献

作者:周玉 王铀

  尊敬的恩师雷廷权院士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他的音容笑貌经常浮现在我们的脑际,他的高尚品格一直感动着我们的心灵,他的坚毅精神不断激励着我们上下求索。恩师学识渊博、治学严谨、勤于钻研、勇于创新、学术精湛、高山仰止、诲人不倦、德高望重,他是我们的良师益友,他是我们的楷模典范,他是我们最尊敬的师长。有幸成为他的学生是我们今生的莫大荣幸,他的教诲让我们受益终生,我们永远怀念他。
 
雷廷权院士指导科研(冯健 摄)
 
  恩师有着强烈的爱国之心和民族使命感,为发展我国材料热处理及表面工程事业,殚精竭虑,为培育天下栋梁之才,呕心沥血。恩师是我国著名的热处理教育家、中国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的重要奠基人之一,在材料热处理及表面工程领域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从恩师的生平,我们不难看出他的贡献。
  恩师1928年1月23日生于西安,1949年毕业于西北工学院机械系,1951年来哈工大进修及工作。1956年赴苏联莫斯科钢铁学院进修,1960年获苏联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1962年被评为副教授,1978年被评为教授,1981年首批被批准为热处理专业博士生导师,1997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1955~1987年任哈工大金属材料及热处理教研室主任。他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评议组成员,国际热处理与表面工程联合会(IFHT)副主席、主席,全国热处理学会理事长、荣誉理事长,中国材料研究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金属学会理事,黑龙江省金属学会创始人之一,并连任4届副理事长,国家教委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防科学技术奖评审委员会委员,国防科技奖军用材料与制造技术专业评审小组副组长,河北省人民政府科技发展顾问,《材料热处理学报》(原《金属热处理学报》)编委会主任委员,《材料科学与工艺》编委会主任委员等。他先后被聘为西安交通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吉林大学、山东大学、燕山大学等10余所高校的兼职教授。恩师不停奉献着,直到2007年12月6日12点45分——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20世纪50年代初,在恩师等人的努力下,学校创建了国内第一个金相热处理专业,于是从我校走出了一批又一批材料热处理专家学者和工程技术人员。他们遍布全国各地,其中许多人早已成为我国材料热处理界的领军人物。恩师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眼界开阔、思路超前、敢为人先。作为我校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的创始人和学科带头人,恩师在我校创建了我国第一个金属热处理博士点,并成为全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他领导的专业成为第一批国家重点专业;他是我校第一批博士后流动站指导人;全国第一个材料热处理博士、东北三省第一个博士、中国设立博士后流动站进站工作的第一个博士后、全校第一个博士后及第一个提前攻读的博士,都出自恩师的名下。几十年来,恩师领导建立了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的教育模式、培养方案、教学内容和实践环节,以先进的学术思想大力推进学科建设,使该学科的教学科研与国际接轨,并向世界一流迈进。恩师在改革开放恢复研究生制度时对培养研究生的一系列举措至今还被我校研究生院采用。如今,恩师已是桃李满天下,为国家培育了众多栋梁人才。仅他亲自培养出的博士就有45名,硕士也有数十名。
 
雷廷权(前左二))与学生合影(前排右一为周玉,后排左三为王铀)(资料片)
 
  恩师被称为学术界的“特种钢”,对科学执著追求,坚毅如钢。恩师不仅理论功底深厚、学术造诣高超,更具有超群的学术敏感和创新精神。他的科研工作准星总是瞄准着国内、国际前沿,并取得了丰硕成果。他理论联系实际,注重将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为我国国防和经济建设服务。恩师是我国形变热处理理论及应用研究的奠基人,在形变金属动态再结晶机理、形变强化机制等方面有多项新的发现,并第一次在国际上提出“形变化学热处理”。他积极推广了形变热处理在火箭、汽轮机叶片、柴油机连杆、高速钢刀具等多种重要零部件上的应用,在实际应用中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恩师在国内率先开展双相钢及双相组织热处理研究,在双相组织微观变形与断裂行为、双相钢强度理论及实际应用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观点,在国际上产生了重要影响。在他的指导下,研制出了国内首创国际先进的冷轧热处理双相钢SX55及热轧双相钢SX65,还用20双相钢取代65钢淬铅拔丝旧工艺,达到特级钢丝标准。他根据内耗法研究结果提出了“沉淀—偏聚”的高温回火脆新机制,修正了以前被公认的国际权威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麦克曼(McMahon)教授的晶界偏聚理论,麦克曼教授来信表示同意。恩师提出了陶瓷材料的相变韧化和复合韧化机制,开发出短纤维及颗粒复合增强熔石英陶瓷,并在新型航天防热部件上得到应用。恩师长期从事金属材料摩擦磨损和表面改性的基础理论与工程应用研究,尤其在激光熔覆、微弧氧化工艺与应用方面贡献卓著,提出了金属表面陶瓷化的新机制。也正是因为恩师的创新性成果和突出贡献,1993年他被选为以前都是西方国家学者担任的国际热处理联合会(后改为国际热处理与表面工程联合会)主席,为国家争得了荣誉。
  恩师担任全国热处理学会理事长等诸多国内外学术组织的领导职务,他注重产学研结合,积极开展学术交流与合作,活跃学术思想,提高学术水平,为促进我国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建设,为推进各种先进的金属热处理和表面工程技术尽快转化为生产力作出了卓越贡献。因此,他领导的团队获得许多奖项:“形变热处理基础研究”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在某工厂研制成功的“高强度筒形件形变热处理新工艺”获得1984年国家技术发明四等奖;在上海大隆机器厂研制成功的“石油钻杆接头形变热处理”获得1986年航天部科技进步一等奖,改进后的接头达到了国际水平;与哈尔滨第二工具厂合作利用形变热处理工艺改进高速车刀的生产,每年仅节省电费及材料费就达100万元;“高速钢车刀形变热处理”于1988年获航天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92年,还获得两个航空航天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94年和1996年获得航天工业总公司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等。据统计,恩师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三等奖10余项。此外,他还获得全国优秀图书一等奖、国家教委优秀教学成果国家级优秀奖、国家教委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等。恩师还获得过各种荣誉奖,如1984年被评为黑龙江省劳动模范、航天部劳动模范;1991年被评为航空航天部有突出贡献专家;1992年和1993年被评为航空航天部培养人才先进个人;1996年被评为航天工业突出贡献者等。
  自1979年起,恩师出国参加或主持国际会议等活动不可胜数,足迹遍布五大洲。如1988年6月赴日本,参加国际形变热处理物理冶金会议,被聘请担任“形变热处理与力学性能”分组会主席;1988年8月赴芬兰,参加第八届国际金属及冶金强度会议,被聘请担任第四分组会主席;1988年9月率中国代表团赴美国,参加第六届国际材料热处理大会理事会会议,担任分组会主席并宣读论文;1990年12月率中国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第七届国际材料热处理大会理事会会议,同时应邀到基辅工业大学讲学;1992年11月率中国代表团赴日本,参加第八届国际材料热处理大会理事会会议,宣读报告,担任分组会主席,并应邀到京都大学和东京大学讲学;1993年7月至1994年4月,分别在我国台湾、北京、济南等地,以国际热处理联合会主席等身份主持召开国际热处理联合会执委会及理事会会议,并宣读论文或应邀讲学。1994~1997年多次赴法国、英国、波兰、韩国、伊朗、巴基斯坦等国主持国际热处理联合会各次会议,并作特邀报告或讲学多次。
  恩师治学严谨,勤于笔耕,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字遗产。他不仅在国内外发表了550余篇研究论文,还出版了8种专著。1978年,他主编的《钢的形变热处理》出版发行;1979~1981年,他与孙大涌、樊东黎主编的《热处理手册》(1、2、3、4分册)相继出版发行;1980年,他与樊东黎主编的《机械工程手册热处理篇》出版发行,还有深受工厂企业欢迎的《热处理工艺方法300种》以及《钢的组织转变》译文集、《钢的回火》译文集、《形变热处理》译文集和译著《金属热处理先进操作过程的组织与经济》。
  几十年来,恩师倾注全部心血致力于材料热处理及表面工程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为表彰恩师作出的长期突出贡献,国际热处理及表面工程联合会特授予恩师国际热处理及表面工程联合会最高荣誉奖。
 
雷廷权院士与教研室教师在一起(资料片)
 
  恩师学识渊博、治学严谨、勤于钻研、勇于创新、诲人不倦、德高望重,他的离去是国际和中国材料科学与工程界的损失,是我国科技界和教育界的损失,我们也失去了一位尊敬的师长。他生前勉励我们要努力工作,搞好热处理及表面工程的理论和应用研究,服务好国家经济建设。如今,金融危机正在全球蔓延,气候变暖、环境破坏威胁着人类,能源资源的争夺日趋白热化。经济需要可持续发展,装备工业追求优质创新。2004年美国热处理发展战略路线图引发了中国材料热处理界为时两年的大讨论。这场讨论使我们明白我国热处理与世界先进水平存在着巨大差距。虽然热处理作为耗能排污的大户,已成为我国制造业发展的瓶颈,却长期不被有关政府部门和企业重视。如何优质高效、节能减排?怎样自主创新、科学发展?我们面对着极其严峻的挑战,我们担负着相当重要的使命。
  热处理和表面工程是决定和提高装备零部件可靠性和寿命的关键技术,是先进制造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恩师的弟子,我们一定努力继续完成恩师未竟的事业,推进我国材料热处理和表面工程迅猛发展,提高材料热处理与表面工程领域的理论研究水平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我国热处理与表面工程技术与装备水平,增强我国热处理与表面工程相关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早日使我国热处理与表面工程技术与装备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恩师雷廷权院士精湛的学术造诣、严谨的治学态度、坚毅的创新精神、诲人不倦的品格将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攀登,我们一定要以恩师为榜样,努力为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和教育事业的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