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光辉的历程

作者:黄文虎

      九十华年:三十风云,六十新篇。
      忆乾纲始定,神州待建;育才委任,啣命担肩。
      四海精英,“八百壮士”, 万里来归聚俊贤。
      喜功到规严桃李艳,国士三千。
 
      中华崛起无前,引热血男儿竟争鞭。
      愿人无我有,人追我越,人强我创,人竟我先。
      科技专长,航天特色,宇宙翱翔箭在弦。
      “一流”境,问征程几许?直取峰巅。
                      ——颂哈工大九秩华诞,调寄沁园春
 
  2010年,哈工大迎来了90周年华诞。这是起伏跌宕、波澜壮阔的90年,是攀登高峰、光辉灿烂的90年,是值得人们回顾、思考的90年。
  哈工大的发展历程始终和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回顾历史,哈工大的90年经历了3个阶段:第一个30年是艰难初创阶段,自从1950年中国政府接管后至今的60年,开辟了哈工大大发展的新篇章;这60年的前30年,迎来了哈工大的第一个春天,学校承担了学习苏联高等教育经验、推动全国教育改革的重任;学校的专业方向变为“民转军”,为学校攀登科技高峰打下了基础;1980年之后的30年中,乘沐全国改革开放的东风,迎来了哈工大的第二个春天。哈工大目前正高歌猛进,为奔向“世界一流”的目标努力奋斗。
    
风雨中创业
  
  哈工大始建于1920年。在那个时期,中国还处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压在全中国人民的头上,中原动荡,军阀混战,列强蚕食,金瓯残缺。哈工大就是在这样风云变幻的国内外环境下诞生的。
  1920年,中国东省铁路公司为了培养工程师人才及解决俄籍铁路员工子女入学的需要,创办了哈尔滨中俄工业学校,设机电和铁路建设两个学科,由苏侨任校长,采用俄语教学,首届学生103名,主要是苏侨,中国学生只有7名。学校学费昂贵,学生穿呢子校服,与当时沈阳的东北大学形成了鲜明对比。1922年,学校改名为中俄工业大学。1928年,改由中国东省特别区领导。张学良出任校理事会主席,东北政府国民教育部总长刘哲出任校长,从此进入中苏共管阶段。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悍然发动侵略战争,哈尔滨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1938年学校改名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完全被日本人所控制,校长也改为日本人担任,学生和教师主要为日本人,同时改用日语教学。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苏联人重新获得了学校的管理权,苏侨教师和学生又成了学校教学的主体,并恢复了俄语教学。当时学校规模很小,学生仅数百人,中国学生仅数十人,仅设土木建筑、机械、电气、采矿等几个科系,校舍建筑面积不到2万平方米, 设备陈旧不全。
  1950年,学校正式移交给中国政府,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部的部属院校,从此哈工大获得了新生,走上了蓬勃发展的康庄大道,开始了谱写哈工大历史的新篇章。
  旧哈工大在风云变幻、风雨飘摇的环境中艰难成长,但还是培养出了许多人才,其中不乏在科教界享有声望的学者,如1934年毕业的范绪箕,曾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1940年毕业的王竹亭曾任北方交通大学副校长;台湾“行政院”原院长孙运璇是1934年哈工大机电工程系毕业生;朝鲜前政务院总理、国家副主席李钟玉是1934年哈工大应用化学系毕业生。旧哈工大实际上是在当时特殊条件下的一所国际性学校,校友遍布世界各地。1984年我组织哈工大代表团访问日本时,就曾受到日本关东地区和关西地区哈工大同窗会的热情款待,校友们对母校的感情溢于言表,还曾为日元援助项目协助联系日本外务省中国课负责人会面,并安排我们到日本首相官邸会见日本官房长官。我在美国大学校园里也曾遇到过旧哈工大的俄籍校友。
  在1950年移交中国政府前,哈工大是一所按苏联教育模式和体制办学的工业大学,采用俄语教学,当时哈尔滨的苏侨很多,有学习俄语的良好环境;东北地区解放早于全国各地,是中国重工业的集中地,是新中国成立初期156项援建项目的集中地,便于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这些有利条件为哈工大创造了不断赢得国家级重要任务的机遇,并成为此后连续得到国家重点支持的大学之一。
 
开创第一个黄金时代
 
“学苏样板”
  新中国成立以后,全国工作重点从革命战争转向国家建设,国家迫切需要大批专业人才,高等教育的改革任务随之提上议事日程。在当时“两大阵营”以及抗美援朝的国际形势下,我国只能“一边倒”,国家建设及教育改革都得求助于“苏联老大哥”,国家向哈工大下达了学习苏联进行教育改革和培养专业建设人才的重任。从此,哈尔滨工业大学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1950年6月7日,中共中央电告东北局:“中长铁路已决定将哈工大交给中国政府管理”,并指示哈工大“着重招收国内各大学理工学院的讲师、助教和研究生,主要学习俄文,两年毕业即分配到各大学任教”,这也是哈工大进入全面改革和扩建阶段的重要标志。之后,学校决定这一天为哈工大建校纪念日。
  为了加强哈工大的建设,中央选派了强有力的领导干部来担任哈工大校长。1949年5月,委派时任松江省主席的冯仲云兼任哈工大校长,1951年4月委派曾任延安自然科学院副院长的留德化学博士陈康白任哈工大专职校长。1953年9月,在研究新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点将李昌出任哈工大校长。李昌啣命担任哈工大校长11年,高屋建瓴,苦心经营,迎来了哈工大的第一个春天。其后高铁、吕学坡、刘德本等相继接任,哈工大朝气蓬勃,一派繁荣兴旺景象。
  1951年,刘少奇同志在教育部党组《关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改进计划的报告》上批示:“办好这样一个大学,很有必要”。报告确定了哈工大的办学方针和任务:仿效苏联工业大学的办法,培养重工业部门的工程师和国内大学的理工科师资。从此,哈工大成为我国高等教育学习苏联的两所重点院校之一。1954年10月,高教部确定6所高校为第一批全国重点大学,哈工大是京外唯一的一所重点大学。为适应国民经济恢复和发展的需要,学校加速建设,1957年已基本建设成为学习苏联教学制度的新型多科性工业大学。
  1951年春,以顾林为首的第一批苏联专家来到哈尔滨,其后的专家组长克雷洛夫是理论力学的导师,我们有幸直接受教。在此期间先后共有 77位苏联及捷克专家来到哈工大工作。苏联专家仿照苏联教育体制,在哈工大创建了一大批国内新专业,相关教师则组成相应的教研室。教师边学边教,成为国内相关专业最早的一批教师,学生直接用俄语听苏联专家授课,毕业后,他们成为我国相关专业的第一批技术专家。为了推广学习苏联进行教育改革的经验,1951年7月至1956年6月,我校先后举行了5次教学方法及科学技术报告会,并受高教部委托举行两次全国机电专业会议以及若干课程改革会议,介绍苏联教育经验,每次都有数十所兄弟院校参加,哈工大成为了全国高校学习苏联教育经验的窗口和样板。
  新中国成立前,旧中国高等教育实行英美“通识教育”的体制,而前苏联采用“专业教育”的体制。1953-1954年,全国进行教育改革,推行苏联体制,规模很大,影响深远。总的来说,教育改革是适应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家建设需要,各科专业人才源源输送到全国的建设前线,五年计划顺利执行,新中国成立不到10年,米格飞机上天,解放牌汽车开向全国,迎来了经济建设的高潮。
  回顾前尘,我觉得苏联教育经验还是有许多方面值得我们学习和总结的。以工科教育来说,前苏联实行本科五年制,毕业生授予工程师学位,教育目标明确,要求严格,培养过程严密,特点鲜明。
  第一个特点是基础理论宽广而扎实。例如:当年我们筹建工程力学专业,学生就与数学系学生一起上高等数学课。坚实的理论基础使毕业学生在不同工作岗位上得心应手,游刃有余。1959年入学的张耀,毕业后分配到飞机厂工作,成绩突出。“文化大革命”期间国内忙于批斗,国外力学界发展了“有限元法”,这是力学计算的重大变革,正如力学前辈钱令希院士所感叹的:一觉醒来,力学计算已面目全非,都不认识了。于是,全国大办“有限元法”培训班。我当时问张耀,有限元难不难学?他说新技术的发展都源于基础理论,有什么难的?后来选派张耀到英国学习,他在工厂取得了创新成果,所以两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回国后担任总装科技委副秘书长,授衔少将;我校铸工专业毕业生姜文汉已成为中国工程院应用光学领域的院士。这些例子都说明坚实的基础理论是毕业生今后腾飞的有力支撑和保证,尤其对毕业后从事交叉学科工作以及总师等领军人物更为必要。
  第二个特点是密切结合工程实际。学校规定学生要到工厂完成3次生产实习:第一次是认识实习,要求必须通过二级工技能考核;第二次是生产实习,要求达到车间工长的技能和管理水平;第三次是毕业实习,为毕业论文收集资料,只有了解生产实际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工程师。
  第三个特点是按专业学习一定量的基础课和专业课。这有助于在计划经济下快速投入到实际工作当中,即使在市场经济下,一定的专业知识对本行业工作也十分有必要,对跨行业的工作也能起到举一反三的作用。
  第四个特点是工程综合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在5年内通过一系列课程设计作业和实验课,从简到繁,逐步培养学生综合应用的能力。毕业论文或毕业设计则是5年所学知识的大盘点,也是培养创新能力的场所,是施展创新才干的驰骋空间。
  我认为这些培养人才的经验至今仍值得我们总结和借鉴。
“八百壮士”
  创建一流大学,关键在于造就一大批一流的学者乃至大师。哈工大历来十分重视师资队伍的建设,不拘一格地选拔和培养拔尖人才。
  从李昌校长20世纪50年代担任哈工大校长开始,就把师资队伍建设放在重要位置。李昌校长清醒地认识到,除了聘请和借调少数老专家外,想从别处挖人才是指望不上的。他提出:“与其争夺人才,不如自己培养人才。”他把高质量人才队伍建设的出路放在哈工大自身,放在年轻人身上。20世纪50年代开始,哈工大派人到南方招聘了一批年轻的讲师、助教和毕业生来校读研究生班;教育部也指令全国主要大学要派年轻优秀的讲师、助教来哈工大研究生班进修;当时出国留学只有前苏联,但名额很少,而哈工大是苏联专家直接用俄文授课,人们认为这是“半个留苏”,因此全国许多优秀学生都来报考哈工大。哈工大有巨大的年轻优秀的人才资源,从中可以选拔一批直接向苏联专家学习,从而培养成各新建专业的骨干教师。李昌校长的指导思想是:第一,五湖四海,海纳百川,不搞门户宗派,唯才是举,凝聚俊贤;第二,不论资排辈,给年轻人压重担,不拘一格用人才;第三,人才成长需要一定的周期,不急于求成。
  经过多年来的培养、锻炼,学校造就了一支过硬的教学科研队伍,人数约有800多人。李昌校长借用1937年上海“八一三”事变中抗击日本侵略军、死守四行仓库的524团团长谢晋元领导下的民族英雄“八百壮士”的事迹,也称哈工大师资队伍为“八百壮士”。哈工大“八百壮士”不负所望,虽然初时年青名气未扬,但工作十分踏实,成绩斐然。经过20年努力,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实行学位制,在国家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会上,哈工大一次就评出10个博士点和相应的博士生导师,数量与北大并列第一,一鸣惊人。在其后的一些评选中,哈工大都名列前茅。兄弟院校纷纷前来取经,我们的回答是:这是20年前“八百壮士”开花结的果。诚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此后哈工大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八百壮士”为学校的发展和建设立下了丰功伟绩,其中许多人已成为国内外知名的专家和学者。在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面临市场经济的严重冲击,哈工大领导坚持把师资队伍建设放在首位,强化政策导向,狠抓措施落实,使新一代的“八百壮士”脱颖而出,他们成为校内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中坚力量。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
  在办学、治学、求学实践中,哈工大的优良传统“规格严格,功夫到家”逐步形成。初期是一些治学严谨、工作负责的教师们为人所称道的行为。例如当时的电机系副主任、后来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俞大光,就是因为严格把住教学质量关,而得到了“铁将军把关”的美誉。人们传言,即使考到59分,俞老师也不会通融改为60分。校长李昌及时加以归纳概括,他认为,“规格严格”虽然对师生都有要求,但更多是管学生的,我们既要严管,更需要对学生认真负责,做深做透,因此还应该“功夫到家”,这样才完整、全面。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 初期贯穿在日常教学工作中,历经半个世纪,其内涵不断深化与外延,深入人心。现已形成为体现教学、科研、思想政治、行政管理等方面工作的哈工大精神,具有鲜明的学科和学校特征。
“由民转军”
  1958年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同志视察哈工大。邓小平同志指示:国家的发展需要尖端技术,大厂大校要关心国家命运,像哈工大这样的大学,应该是突破科学技术关的基点之一。一机部部长赵尔陆随即提出:哈工大要增设新系新专业。领导的讲话为学校今后发展指明了方向。李昌校长认真贯彻领导的指示,高屋建瓴地观察国家科技发展的方向和趋势,提出了哈工大新阶段的发展要“民转军”,要创办国防工业大学,把部分民用专业调整到相关高校,创建以航空航天和原子能为主导的专业体系,把哈工大建成为国防工业和科研服务的多科性工业大学,领导关系改由国防科委领导,为今后的发展准备了条件。
十年动乱南迁北返
  正在由“民转军”整装待发的时刻,中国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哈工大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的创伤较为严重,甚至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在林彪1969年 “一号命令”下,按照上级决定,哈工大少数人员与绝大部分物资南迁重庆,并改名为重庆工业大学。留哈部分与黑龙江工学院、哈尔滨电工学院合并组成新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归黑龙江省领导。
  4年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重庆工业大学北返,恢复原哈工大。几经周折,学校遭到了严重破坏。在搬迁过程中,哈工大流失了一批优秀的教师队伍,仪器设备精度也有损失,有的甚至变成了废铜烂铁。昔日灯火辉煌的大楼黑暗一片,实验室灰尘寸厚,校园里到处瓦砾。更重要的是,许多国家领导部门和单位误以为哈工大已撤销,不复存在,这使恢复工作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在此困境下,哈工大先后在国防科委、八机总局及八机部、七机部的领导和关怀下,凭借深厚的底蕴和内在的生机以及师生们的团结奋战,很快恢复了元气,同时还在教学与科研上做出了显著的成绩,显示了哈工大坚毅的拼搏精神和顽强的生命力。时任教育部部长的何东昌视察哈工大时,见到哈工大师生在拥挤简陋的条件下学习,在没有国外进口高档仪器设备的条件下做出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成果,十分赞许,并向其他兄弟高校推荐学习哈工大精神。
  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恢复期间,哈工大得到了上级领导部门的关怀与支持,被列入了国务院15所重点建设高校名单,进入了首批试办研究生院校的22所高校之一,标志着哈工大研究生教育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这是哈工大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学校顺利获得了900余万美元的世界银行低息贷款,购置先进仪器设备,获批新教学楼建设项目。航天部郑天翔部长、陆平副部长也特批新建家属宿舍2万平方米,稳定了教师队伍,为消除十年动乱南迁北返所造成的损伤,阔步大前进做了一些弥补。
 
辉煌的第二个黄金时代
 
改革开放中乘风破浪奋进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经过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哈工大很快恢复了元气,教学科研各项工作逐步进入正轨。30年来,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哈工大进入了历史上的第二个“黄金时代”。
  改革开放以来的辉煌成绩是大家都熟悉的。这里只想讨论一个问题:哈工大为什么在每一个历史阶段都能够抓住机遇? 最根本的原因是哈工大始终以祖国利益为核心开展事业。王树国校长总结为“哈工大承载的不仅仅是育人的责任,更重要的是国家的利益”,他把这看成是哈工大的神圣使命。
  新中国成立以来,哈工大由于特殊的条件和出色的表现,一直受到国家的关怀,并赋予重任。新中国成立之初,哈工大被选定为学习苏联高等教育经验的两所重点大学之一,1954年进入高教部确定的第一批6所全国重点大学,1957年列入16所全国重点大学之一, 1984年又列入国务院15所重点建设的大学名单,1996年成为首批进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院校,  特别是1999年被国家确定为按照世界高水平大学目标重点建设的9所“985工程”大学之一。1999年11月14日是哈工大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国防科工委、教育部和黑龙江省政府在这一天共同签署了重点共建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协议,从此,我校的发展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历程。对于哈工大来说,这既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和严峻的挑战,所以我们要紧紧抓住关键的几个问题:创建一流大学,关键在于造就一大批一流的大师和学者。哈工大历来十分重视师资队伍的建设,不拘一格地选拔和培养拔尖人才。哈工大第一代、第二代“八百壮士”为学校的发展和建设立下了丰功伟绩。哈工大坚持把师资队伍建设放在首位,强化政策导向,狠抓措施落实,使新一代的“八百壮士”脱颖而出,如今他们已成为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主力军;创建一流大学,关键在于教育和培养国家有用之才。90年来,哈工大为国家培养输送了数十万德才兼备的管理和建设骨干。这其中有中国台湾“行政院”原院长孙运璇和朝鲜政务院原总理、国家副主席李钟玉,毕业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李长春、王兆国、叶选平、邹家华、宋健、周铁农等,以及85位省部级领导干部,有李继耐等数十位共和国将军,有68位两院院士,有100余位高等学校的党委书记和校长,还有著名教育家、著名企业家和社会活动家等。还有李静海、欧进萍、方滨兴等中国年轻一代的院士,卢展工、李春城等国家新一代的省市级领导,耿昭杰、竺延风、张思民、石山麟、邓伟、宋殿权、张剑等全国著名的企业家,而更多的则是活跃在祖国各条战线上的哈工大人。他们秉承着哈工大求真务实、勇于迎接挑战的优良品质和一丝不苟、追求真理的优良学风,为国家的发展建设辛勤耕耘,他们是哈工大的光荣和骄傲!创建一流大学,关键还在于形成优良传统,办出自己的特色,在国内及国际上受人景仰。优良传统是学校的最大财富。哈工大在“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的熏陶下,毕业生具有扎实的理论基础、突出的工程实践能力、踏实肯干的工作态度和乐于奉献、敢为人先的精神品格,这些特色得到了社会的高度评价。
  在学科方向上,哈工大的航天特色为人所称道。哈工大在20世纪80年代转归航天工业部领导,建成了以航天为特色、致力于高新科技创新开拓的多科性工业大学。其服务目标是:立足航天,服务国防,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支持地方经济发展。迄今学校已经为航天领域输送了万余名毕业生,其中有载人航天工程总指挥李继耐,绕月探测工程总设计师孙家栋,总指挥栾恩杰,原总装备部副部长李元正、胡世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总经理马兴瑞,科工集团总经理许达哲,神舟飞船总指挥袁家军,“神舟”六号飞船系统总指挥尚志,神舟六号飞船总设计师张柏南,长二F总师刘竹生院士等。航天员杨利伟来校演讲时说:“在我工作的周围有近40%的人是哈工大毕业生。”
  在这一阶段,学校的规模扩大了,一校三区齐头并进,学生规模急剧扩大,师生放开手脚拼搏奋战,无任何后顾之忧。
 
展望未来
 
  1999年哈工大被国家确定为按照世界知名的高水平大学目标重点建设的9所“985工程”大学之一。这是哈工大发展建设的目标,是难得的历史机遇,也是艰巨的任务和严峻的挑战。离这一目标,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在新世纪,我们更要努力拼搏,再创辉煌。
  哈工大的发展目标是建设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培养目标定位是培养具有优良的思想道德素质,具有创新与创业精神、发明创造与工程实践能力的精英人才和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
  达到世界一流水平的关键是创新,这是我们要突破的核心。“中华崛起无前,引热血男儿竟争鞭。愿人无我有,人追我越,人强我创,人竟我先。科技专长,航天特色,宇宙翱翔箭在弦。“一流”境,问征程几许?直取峰巅。”相信有了这种信念,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
  (本文采用了《李昌传》及其他校史文章中的材料,特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