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64年前中国师生曾接管哈工大

作者:赵光谦

  前些日子,我在整理多年积攒的书籍、报刊和老物件时,发现了一份旧时的老“文件”——日伪统治垮台,哈尔滨光复初期,哈尔滨工业大学上报省政府的呈文。虽然,纸张已经发黄,曲别针亦锈迹斑斑,但还是唤起我对很多往事的回忆……
  1945年8月18日,苏联红军进驻哈尔滨,历经14年亡国殖民统治的哈尔滨,终于迎来了光复。著名抗日英雄李兆麟将军出任临时省政府副省长,负责全市的接收和治安整顿工作。因为,当时哈尔滨工业大学拥有众多会日俄语言的师生,时局又很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李兆麟将军很快就派人到学校联络,并责成中国师生负责接收和保护校产。
  那时,哈尔滨工业大学十分混乱,日本师生早已无影无踪,校内仅留有部分中国教师、员工和部分住校的中国学生。我父亲赵子光于1930年就被聘在校任教,伪满洲国时期,父亲硬是放弃工科教授的优厚待遇,改去予科教授汉语。父亲的民族气节在师生中很受尊敬,所以在校师生一致推举由他来主持工作。父亲欣然授命,并会同推选的中国师生代表教授吴莲溪、会计康桂五、学生代表关熙春等,组成“校产”接收保护工作机构。他们很快同省政府和李兆麟将军取得联系,开始清查校产物资和留校人员,逐项清点登记造册,呈文上报。他们还组织护校队伍,昼夜巡察校区和办公大楼,接济困守留校的中国学生,积极参加全市的庆祝祖国光复的游行和宣传活动。他们派出学生中的积极分子,协助省市政府和苏军卫戍司令部,担任翻译和参加哈尔滨市的接收及治安整顿工作。那时哈工大的护校队是唯一配发武器的。当时,学校内的爱国气氛十分热烈,学生和教职员工群情激昂,积极投身到祖国光复的喜悦之中。那段时间,我家每天都很热闹,那些积极兴奋的教职员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到我家坐坐。他们谈论时局,热议各处发生的新鲜事儿。有几个学生干脆就住在我家,在我家吃饭、睡觉,早晚陪我父亲上下班。我们都很乐意听他们讲些外面的事儿。让我终生难忘的是,那段时间,李兆麟将军两次带着警卫员到我家探望我父亲。没见李兆麟将军讲什么大道理,只是唠一些家常嗑,让我们全家人都感到很亲切、很温暖、很感动。
  鉴于当时苏联和我国的“条约关系”,我党我军不得不撤出哈尔滨,李兆麟将军改任中苏友好协会会长。国民党接收大员另行组建了省市政府,国民党省党部曾经找我父亲等人,要他们填写一份“国民党员登记表”,说是要填写就可以继续哈工大的接收工作,但被我父亲和在校师生断然拒绝。我文前提的老“文件”就是在这种形势下哈尔滨工业大学上报省政府的第三号请示报告,文中反映的是接到省教育厅解散哈工大,等待中央政府(国民党)重组接收令后,激起在校中国师生的强烈不满,特别是中国学生,坚守校园,拒不解散撤离的情况。这份报告显示的是10月末封发的第三份呈文,是没有发出,还是备份就不得而知了。当时,奉令接收哈工大的责任者就是我父亲赵子光教授。
  当时,哈工大的中国师生,纷纷走出校园,四处活动请愿,并积极同苏军卫戍司令部、苏联领事馆及中长铁路管理局接洽联系,抵制政权接收。终于在同年11月初,由中长铁路管理局出面接管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任命了苏联校长,并调入大批俄侨教职员工,并将原北满学院的工科划归哈工大。我父亲另被铁路局任命为铁路管理局文化委员会主任,主持铁路俱乐部(现哈铁文化宫)工作。
  这次由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师生的接收和保护校产工作,是在哈尔滨光复初期,由我党李兆麟将军亲自领导的一次收复中国主权的尝试和努力,也体现了中国师生强烈的爱国爱校的可贵精神。这次接收工作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对当时稳定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混乱、保护学校的校产和文档,以及后来铁路管理局的接管,都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我父亲接触了李兆麟将军,认识了共产党。
  1946年3月初,李兆麟将军不幸遇害。此事激起全市各界民众的极大愤慨,各机关、学校、工商民众纷纷自发地拥上街头游行,严惩凶手的声浪响彻云天。我父亲曾多次带领哈工大的中国师生走上街头游行抗议,还参加了为李兆麟将军举行的“民族魂”公祭大会。我还清楚地记得,父亲领着我们参加李麟将军的遗体告别仪式。仪式后,父亲还领我们到东北电影院观看了国语电影《凶手》。李兆麟将军浴血抗日的英雄事迹,极大地增强了哈尔滨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和信服,也为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哈尔滨奠定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1949年,松江省人民政府冯仲云省长兼任了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我父亲又回到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任教授,热血沸腾地踏上了报效祖国的道路。
(赵光谦中航工业哈飞集团退休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