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听父亲讲在哈工大初期工作的故事

作者:刘书家

  我的父亲刘德本于1980年10月21日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是父亲的长子,在父亲晚年时,他常向我讲述他的人生足迹,其中有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初期工作的二三事,我根据记忆写出此文,以表达怀念父亲之情,并为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校史提供一些史实材料。
  1949年5月,新中国成立的前夕,合江省、松江省和黑龙江省合并为黑龙江省。合并前,父亲时任合江省教育厅长。合并后,省委书记冯仲云找父亲谈话,说:“现任的教育厅长已有了安排,对于你的工作安排,征求一下你的个人意见。”父亲说:“我是教师出身,想回到教学第一线去。”冯仲云说:“苏联方面要我们接管哈尔滨工业大学,正好你就和我一起去做这件事吧。”当时,冯仲云兼任校长,任命父亲为副校长,就这样二人接管了哈尔滨工业大学。
  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宣布接管后,冯仲云还主抓省委工作,父亲留在学校主持日常工作。当时学校的主楼还是原建工学院公司街的那栋旧楼。那时我家还在佳木斯,于是学校便在主楼的地下室安排了一间屋,供父亲休息和住宿。学校教工几乎全是白俄,教师用俄语讲课。面对全部用俄语教学的哈尔滨工业大学,使父亲感到工作尤为困难。父亲反复思索,这样一所大学,我们如何能把它变为新中国的大学?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分析和思考,父亲有了自己的见解,主要是两点:一是办学方向要改,学校原来主要是为中长铁路培养人才,而我们应为新中国的工业,特别是重工业培养人才;二是师资队伍必须尽快地由中国人来构建。当时由于聘请国内的教授和专家很难实现,于是他提出了要尽快从内地的大学毕业生中选一批优秀的学生,送他们去苏联学习,归来后充实教师队伍。他向上级打了一个报告,详细介绍了学校的现状和自己的意见,很快得到了上级的认同和批准。不久,学校便从内地招聘来了大批的大学毕业生。父亲为他们作报告,讲述党的方针与政策和全国解放的形势,以及他们面临的任务。这批学生后来陆续被送到苏联留学,回来后正赶上中苏友好时期,学校里有多位苏联专家,他们无论从语言到专业,都成为教师队伍的骨干。“文化大革命”结束时,他们正值年富力强,正是有了这批人,哈尔滨工业大学才得以快速地复苏。1977年末,父亲任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当时的学校领导班子成员来家中欢迎父亲。黄文虎副校长见到父亲后深情地说道:“老校长,当年你为我们作报告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你回来了,我出自内心地高兴。”
  当时,哈尔滨工业大学还归苏联中长铁路局管。父亲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中长铁路局要求父亲去汇报工作。父亲来到了旅顺口中长铁路局总部,接见他的是一位中将[1]。父亲一进屋,那位中将立刻站了起来,向父亲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请父亲坐下,可见人家那儿对大学校长是那么尊重。中将首先问道:“你住在何处?”父亲说:“我一人暂住在地下室里。”中将听后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铃响后进来一个卫士。中将说:“去叫×××到我这儿来。”不一会儿,来了一位大校[2],中将说:“任命你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副校长,和刘校长一起回学校,协助刘校长工作。”回到学校后,这位大校立即召集全校教工到广场上,声色俱厉地说道:“你们这些人连国都不敢回,在这里兴风作浪,谁再不老实,我就地枪毙了他。”随后他告诉父亲:“我让他们在二楼一侧正面腾出4间房,我两间,你两间,一间作办公室,一间作卧室。”
  1949年末,苏联将哈尔滨工业大学移交给新中国的东北工业总局。1950年4月,父亲奉调东北局工作。离任前的一天晚上,大校来家中送别,大校感慨地说,与父亲共事的这段日子,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1962年的一天,哈尔滨的苏联领事馆举办了一个鸡尾酒会,父亲应邀参加。隔着餐桌,父亲发现对面阴影里有一个人正朝这面看。父亲看过去,两人的目光对到了一起,父亲认出了那人正是和自己一起工作过的那位大校。由于那时中苏关系已恶化,两人谁也没动,只是微笑着朝对方点了点头,那便是父亲和那位大校的最后一见。
   注:[1] 原中长铁路局局长, 中将(铁路军事化管理)。
       [2] 中长铁路派驻哈工大苏方副校长 ,1952年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