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往 事 回 忆

作者:张真

  我在哈工大学习、工作、生活了60年,经历的事甚多,现在只回忆和哈工大建设关系密切的几件事。
 
南迁北返
                                  
  1968年秋,我以“漏网走资派”名义被隔离审查。1969年全国形势有所变化,被隔离的人从宿舍地下室转到学生二宿舍,允许回家看望,但仍需集中参加劳动,还要不时被训话批评,但总算处于半自由状态。当时我承担贵新街几组锅炉的冬季取暖工作,我担任组长。锅炉有3组,一大两小,我挑了4个体力好的承担该任务。大炉为日本前田式卧炉,长约2米,内膛约60-70公分,我和谭学儒一组,李树毅和赖有才一组,每组劳动一天一夜,休息一天一夜。我和李树毅虽然学过锅炉原理和设计,但操作起来可不一样,火都点不着。经老师傅手把手的传授,最后我们可以达到相当熟练的程度,对2米深的炉膛,可以用锹把煤送到任一点,而且要散均,把回水坑浇沸了,住户也都很满意,还说我们烧得好,我们全组关系也很和谐。正当对烧锅炉感兴趣时,一天,学校通知我到校领导办公室谈话。接待我的是一位军宣队负责人和王廉清同志,话不多,只是说经中央决定哈工大要南迁,让我随校到重庆工作。当时我对哈工大为什么突然南迁一无所知。
  1970年到重庆报到后才逐渐明白,哈工大所以南迁是林彪一号命令的要求。哈工大和哈军工二系(原子能系)迁重庆组成重庆工业大学,指定我担任训练组组长,副组长有张守彭、张其亚,组内有于树人、李仁甫、蒋立田、罗家骧等同志。学校负责人有王廉清、姜国华(原哈军工二系主任)、李廉泉。学校归属二机部领导,二机部当时部长为刘伟(老红军),主管教育的副部长是李觉,二机部军代表是兰州军区空军司令袁学凯。经过接触,我们知道二机部原有一所高校是中南矿院,校址在湖南,“文化大革命”期间已交教育部。二机部本身不愿直接管高校,哈工大变身为重工大归属二机部,这不是二机部情愿的事,是在“一号命令”的背景下迫不得已,所以重工大在重庆4年时间,二机部从未要求学校招生。1971年林彪坠机后,矛盾更为突出。1970年时只是西南师范学院教职工有反映,因为哈工大到重庆占用了西南师范学院(西师)和四川外语学院的校舍,把西师挤到凉平县,占用了县中学校舍,孩子没处上中学了,老百姓有意见。这样西师部分未走职工便在厕所里写“哈儿滚蛋”。林彪事件后,四川省省委、省政府便向中央反映,认为重工大(哈工大)占用西师、四川外语学院不合适。同时,重工大内迁长期没有教学任务,不少职工和教师打家具,质量不比专业木工差。哈工大迁川的仪器设备损坏严重,人心不稳。面对这种形势,学校领导希望北京国防科委、二机部能有个解决方案。我南迁4年,实际有一半多时间在北京促进这一问题的解决。我知道解决这个问题要和二机部教育司谈。他们不好表态,所以我成了李觉副部长家里的常客。当时他夫人在上班,身边无子女,也没有保姆,吃饭常常他一个人,自己炒菜,有时我也在旁边。李觉同志是山东人,对同志诚恳,他谈在北京读书后由东北军骑兵转向参加红军,这些历史的事他都谈,我也把学校情况慢慢介绍给他。他很理解,表示会帮助学校解决存在的困难。为了反映学校情况,我还常找二机部军代表——兰州军区空军司令袁学凯同志。他住在离李觉副部长不远的另一个单元。一次我去他的住处拜访,他边整理衣服边给我开门,不知道为什么警卫员不在。他是老红军,话不多,但对同志朴实诚恳,让你感不到是上级在和你对话。
  1973年三四月份接到二机部通知,国防科委刘西尧主任要召开会议讨论重工大问题,重工大参会的是军代表负责人、四川省军区副政委贾桂文同志和我。为了安排好贾政委参会,我在北京做好了接待工作,住宿在京西宾馆。京西宾馆刚投入使用,条件好。我又租了一辆红旗轿车,保证领导在北京出行。会前我向他介绍哈工大的历史,说当前把哈工大一分为二,南北两校都十分困难,对国家损失很大,会上一定要争取对哈工大建设有利的条件。1973年2月22日,高铁同志被任命为哈工大革委会主任,他也在反映哈工大办学条件的困境。同时重工大的王玉田、孟新等同志,也以群众身份反映意见。
  会议是在国防科委会议室召开的,刘西尧主持会议,参加会议人员除国防科委主管教育的领导外,还有教育部(“文化大革命”期间称科教领导小组)主管教育的副司长,重工大参会的是贾桂文和我。会议上,刘西尧说:据各方面反映,重工大的问题应该认真讨论提出解决方案。接着发言的是教育部一位女司长,她说经过研究,重工大在重庆继续占用西师校区独立办学已不可能,比较现实的办法,就是并入重庆大学。她讲完我当即发言,说哈工大有50多年的建校史,为国防服务也有10多年,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教学科研体系,这次南迁教学骨干教师只来了少部分,如果并入重大,对国家教育资源是极大伤害。如要合并,最好的方案是重工大返回哈尔滨并入哈工大。我讲完贾桂文同志也表示,重工大并入重庆大学的方案不可取。国防科委主管教育的同志没人发言。接着那位司长提出第二个方案,她说:既然不同意并入重庆大学,坚持独立办学,那么在四川就不好办了,只有去贵州办学的一条路。我说把哈工大再迁贵阳不现实,这个方案,哈工大群众不可能接受。贾政委也不同意去贵阳方案。由于意见不统一,刘西尧宣布散会,并让重工大等待决定。两个月后,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重工大成员和设备返回哈尔滨,军工二系和设备去长沙并入国防科技大学。时隔不久,由国防科委召集长沙国防科技大学的领导、哈工大的领导、重工大的领导,在西郊宾馆(老华北局旧址)开会,布置哈工大、国防科技大学如何安排返回工作。我认为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决定,其意义不只是人员归队、设备归队,更重要的是把国防建设带回哈工大,对哈工大以后的发展意义深远。
 
世界银行贷款
  
  “文化大革命”10年,高校是重灾区,特别是哈工大经历了南迁北返,人力损失,设备损失,南迁人员返回没有住处,只好占用学生宿舍,困难重重人心不稳,走了一批骨干教师,如自控方面的冯纯伯、薛景煊、丁寄萍,电机系的何龙、周贝隆、汪雪瑛夫妇、王冀生等,干部也走了一批,如王辉、王玉田、李晴。面对如此情景哈工大能否恢复元气,能否保住“文化大革命”前的水平和国家重点院校的地位,真是处在岌岌可危之境。学校的出路只有一条,就是争取资金建宿舍添置设备,稳定人心,恢复秩序,准备招生。但争取资金谈何容易,“文化大革命”使国家经济极度困难。学校为了腾出学生宿舍,好不容易争取点建房费,建了一栋宿舍,但僧多粥少。为了改善各校教学设备,国家安排教育部向世界银行贷款,但第一批世行贷款,教育部只用来解决其直属院校,对外保密,哈工大对此一无所知,连航天部教育司也没有这方面的任何信息。一个偶然机会,我到天津大学看望李瑞和杨辉同志,他们是天大的党委书记和副书记,谈话中知道天大是第一批世行贷款单位,主办单位是教育部。返回北京,我立即向航天部有关领导和教育司汇报,此后我对这个项目抓紧不放。获知教育部在大连开会讨论第一次贷款问题,没通知哈工大参加,我跑去接触,因为教育部抓这项工作的同志朱国璋曾在哈工大物资处工作过,比较熟悉。1983年1月,黄文虎任哈工大校长,李东光任书记,我把世行贷款之事向他们仔细地作了汇报。他们非常支持,要我抓紧落实。1983年10月第二个大学发展项目世界银行贷款,项目日程已定,要求哈工大编写子项目可行性论证报告。此时我们已经有个工作班子,抽调了哈工大实验室管理及物资处副处长谭铭文同志参与具体组织工作。1983年底教育部要哈工大派人参加教育部贷款办工作,我考虑这是了解世行贷款的好机会,征得校长、书记同意,决定派谭铭文去京。谭铭文同志工作很细心、负责,做事情稳健,在教育部贷款办工作一年多很有成效。
  哈工大用了五六年时间顺利完成世行贷款,这和我们获得信息早、准备充分有着直接关系,我一直很感谢李瑞、杨辉同志的无私相告。
  至于我校实现世行贷款其意义不只是解决了设备更新,人员也开阔了眼界,了解了世界,同时还见证了哈工大在高校中的地位,是“文化大革命”后一次重要展示。
 
关于管理学院
 
  哈工大在全国高等工科院校设置管理学科最早,任务重,既要为国家培养工业、企业需要的管理人才,又要为高等工科院校培养师资,同时兼顾培训在职干部。1954年随着苏联专家柳巴夫斯基和布利里的到来,我们也从机械和电机系各选拔一个班的学员随专家学习,设置了机企、动经两个专业,并于1955年、1956年先后派两批青年教师赴苏联攻读副博士学位,从1956年到1965年培养本科生196名、研究生及研究生班45名、师资班62名、干部班33名。
  1959年12月,校党委决定撤销工程经济系,保留专业。1961年教育部决定,动力经济专业师生转入华北电力学院,机企转入哈工大政治经济系。1962年校党委决定重建工程经济系。1965年1月31日学校决定再次撤销工程经济系。
  1979年初,学校再次决定重新恢复工程经济系改名管理工程系。1983年6月18日,学校任命杨正国为管理工程系系主任。工程经济系从创建到建立管理学院,几年间几上几下,其间存在体制问题,也有认识问题。
  我是工程经济系动力经济专业首批本科毕业生,虽然我的专业于1961年调入北京华北电力学院,但我对工程经济系的人和事有深厚的感情,时常惦念他们的状况。1979年工程经济系重建时,原工程经济系在校老师仅10人左右。1980年刘德本校长病故,1981年5月刘仲甫同志又病逝。在新校长没任命前,我只好将行政担子承担了下来。1981年秋冬之季,我出差北京返哈时,在飞机上遇杨易臣书记和陈雷省长,借机向他们谈了哈工大的现状和困难,特别提到工程经济系复建后的难处。他们听了之后,立即表态,要我在省委常委会上就工程经济系问题作一次汇报。返哈后没过几天,我在省常委会上汇报了工程经济系的困难,会后省里就决定由省拨款给哈工大建一座培训楼(即现在外国留学生楼),次年又以培训名义补建现在的六公寓。
  1983年1月21日,航天部任命黄文虎为哈工大校长。1983年10月,哈工大成立管理学院筹备组,我担任组长,李景煊任副组长,还有杨正国、罗家骧。随后我同杨正国到北京摸底调研,经多次同国家经委干部教育局领导接触, 1984年4月28日终于争取到国家经委建哈工大管理学院大楼的投资。航天部李绪鄂部长亲自召集会议,各司局长都参加,哈工大由张真、李景煊、杨正国汇报国家经委扩建哈工大管理学院教学楼的情况。会议由晚9时一直开到午夜一时,决定拨款支持哈工大建管理学院教学楼。
  在两三年内筹备组能争取到国家经委、航天部的共同支持,除操办人员工作努力外,还与管理学院全体职工的努力密不可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杨正国在1983年6月任管理工程系主任期间,默默无闻、脚踏实地做了大量工作,并在完成管理学院筹备工作后坚持不承担领导职务,愿做一名普通教师。
  1984年8月8日,教育部批准“成立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隶属哈尔滨工业大学领导,为二级学院。除原有工业管理工程专业外,同意增设管理信息系统、技术经济两个专业,同意筹办物资管理、工业会计两个专业。杨士勤任管理学院院长(兼),何绍元、李汉铃任副院长。这是教育部批准的第一批4所管理学院之一。
  1984年12月26日,学校召开了管理学院成立大会,至此我和李景煊、杨正国、罗家骧承担的管理学院筹备组工作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