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71

李昌校长严格认真办校报的精神

——为校报出版2000期而作
 
作者:丘广发
 
  在校报创刊2000期的庆祝会上,凡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校报工作过的同志们,无不深情地回忆当年李昌校长创办校报和精心培育校报成长的动人情景。
  
创刊的简短回顾
  
  穿越时间的隧道回到1954年,那是李昌校长从团中央调任哈工大校长的第二年,那时哈工大还没有自己的报纸,只靠一块黑板报来发布和传递学校的信息。由于黑板报信息容量很小,而且偏隅在一个固定的地点,不能广泛地和师生职工见面,因此严重地影响了学校内部情况的交流,为此李昌校长决定创立校报,经过充分的筹备于1954年4月15日出版了第一期。当时校报的名称叫“哈尔滨工大”简称为校刊,这个名字一直延用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改名为“哈工大”,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以后,又改名为“哈工大报”,这个名字一直延续到今天。报纸的名字虽然几度易名,人员不断变迁,但是报纸却绵延不迭地出版,即使在被称为“三年困难时期”(1958~1960)也没有间断过。“哈工大报”就这样每周一期地度过50多个寒暑春秋,一期又一期地把发生在哈工大的重大事件和历史事实,以及哈工大人那种团结奋进、严格务实求真的精神,详实地记载下来,成为极其宝贵的资料,供后来者参考借鉴。如果杨叔子院士说哈工大是一本读不完的书,那么“哈工大报”就是这本书中的厚重的一个章节。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李昌校长当年就怀有建设校园文化的远见卓识,这是对哈工大一项重大贡献,是很值得赞赏的。
  
校报的定位
  
  1958年3月初,我被调到校刊工作,一到编辑室,当时校刊的负责人王育常和曲克孟同志就和我谈话,进行参加校刊工作的思想教育,传达党委办报的宗旨,他们开宗明义指出:校刊是党的喉舌,是党的宣传工具。办报的宗旨就是忠实地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具体地对校刊来说,就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高质量建设人才。他们传达李校长的意见:校刊很重要,经常接触群众,比领导和群众见面的机会多得多,有的学生也许在校5年中,没有机会和领导见一次面,而你们每周都要和全校师生职工见一次面,因此校刊是学校的一个窗口,代表学校的形象,校刊的言论和文章必须有正确的思想作指导,才能在全校起到好的导向。李昌校长这些深刻的指导思想,一直成为“哈尔滨工大”的办报方向。全体校报工作者也始终以这种办报精神来指导自己的行动。记得开始参加校刊工作时,我被分配到土木系(即以后的建筑大学)和工程经济系(即现在的管理学院)做采访报道工作,当时土木系的领导陈瑞林、陈毓英同志和工程经济系的领导黄振声同志,对校刊的记者都很欢迎、很关心、很重视,每次到系里采访,他们都亲自介绍系里的情况,有哪些内容和先进的事例值得报道,哪些思想苗头值得关注,都一一加以指点,然后让我再深入到教研室和班级进行详细采访报道。从这里不难看出各级领导都很重视校刊工作,真正体现了李昌校长经常强调的“全党办报”的精神。因为有系领导的关心和支持,给予指明报道方向,所以写出来的文章都能比较正确、真实地反映基层实际情况,代表学校的真实形象。这是我到校刊工作时,从校刊的定位中学到的最基本最必要的知识和工作方法。
  
强调队伍的建设
  
  办好报纸必须加强编辑记者队伍的建设。这是李昌校长办报的重要指导方针之一。1958年末,学校处于大变动年代,土木系和机械系的轧钢专业等单位从学校分离出去,分别建立起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和富拉尔基重型机械学院。校刊的人员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王育常同志随其夫马西林同志到重型机械学院任职,曲克孟同志随后也调省委工作,任明、吕淑娟等同志也分别调离学校。这样校刊只留下宋振绥、马洪舒和我三个人。因为人手少,很难应付当时极为纷繁的“大跃进”局面。为此校领导决定从学生班级中抽调新生力量支援校刊工作。新进来的有马学桢、李顺其、孙振玉、田国强、黄德耕和王云梅等同志。这些同志在学生班级中都是品学兼优的佼佼者,他们的到来,为校刊增添了新生力量,对加强校刊的宣传报道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他们都是学工业科学技术的,连同我们原来就在校刊工作的同志也不是科班出身,从整体上看文学功底和文字水平都不高,于是李昌校长要求校刊要加强队伍建设,一是学会办报,提高报纸的水平;二是提高校刊全体工作人员的文学写作水平。为此,李昌校长还专门指定毛泽东选集中的两篇文章:《〈中国工人〉发刊词》和《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的谈话》,让编辑室全体同志认真学习。他说:“这是指导我们办好校刊的最好教材。”在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基础上,校刊编辑室还专门开设了古典文学专修班,聘请业余学校的孙继宇老教师讲课,讲授内容是《古文观止》中的部分精粹文章、诗经和唐宋诗词等,与此同时,宋振绥同志还辅导大家学习了逻辑学。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大家克服困难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不仅顺利地完成校刊的出版和对外报道工作,而且在办报的水平和写作能力上都得到了提高。在这里还值得特别一提的是,李昌校长不仅关心我们校刊工作人员政治思想和业务水平的提高,而且还特别关心我们的生活和身体健康,那个时候正逢全国处于经济困难时期,全校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只有二十七八斤,而李昌校长考虑到校刊的同志工作很辛苦,经常打夜班,甚至通宵达旦地完成出版任务,于是他亲自向后勤部门打招呼,把校刊工作人员的粮食定量提高到32斤。时间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但李昌校长那种精心培育校刊的精神,将永远鲜活地铭刻在我们的记忆中。
  
严格办报的要求
  
  现在校报执行的一些制度,如强调党委对校报的领导、走群众路线办报、送审出版大样等等都是沿袭李昌校长时期的做法,可以说是继承了校刊的老传统。就以加强党的领导为例,李昌校长对校刊是抓得很紧很紧的。每周星期一头一件事,就是审查校刊本周发稿的目录,凡遗漏的重大事件,都必须补上,如党委会或党委扩大会、校长办公会、校务委员会,甚至校系工作会议等等都是校刊必须刊登的。按李昌校长的话来说,这是把党的方针政策交给群众,和群众见面,动员群众为实现党的任务而奋斗。发稿目录审查完后,在刊登上述重要文章前,还必须把原稿或打印件(用校刊的行话叫“小样”)送给他亲自审阅修改,然后才能上版;接着在整个版面排完打印出来之后,还得分别送给李昌校长、高铁常务副校长、主管党委宣传工作的彭云副书记和党委宣传部长审阅。校刊把这项工作称为送“大样”。这项工作一般都是头天晚上送审,第二天早上取回,然后把各位领导修改的内容综合誊清后,才能送印刷厂付印。从送稿目、送“小样”到送“大样”整个过程,校刊的同志几乎一周要和李昌校长见二三次面。不难想象李昌同志身为一校之长,日理万机,殚精竭虑,整天为哈工大的发展操劳,每天工作3个单元,还要拿出那么多的时间来关心校刊工作,如果没有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是很难办到的。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对校报上刊登的重要文章,从标题到文字都要认真地进行修改,哪怕是文字上的一点小瑕疵都不轻易放过。记得20世纪60年代初,总参张爱萍上将来校视察,在原校体育场(即现在体育馆、新教学主楼所在地)举行全校师生员工大会,聆听张爱萍同志讲话。事后我们把记录稿整理成文章,拟在校刊上全文发表,由于当时没有录音设备,我们也未学过速记方法,全凭大家的记录拼凑出来,因此错误和遗漏很多。李昌校长为了改好这篇稿,整整陪了我们一夜,字字斟酌,逐句进行修改。他那种严肃认真负责、不畏困难的精神,实在令我们感佩不已。在他这种精神感染下,校刊每个同志都以他为榜样,不怕吃苦,不怕熬夜,有时一周要打几个夜班,甚至通宵达旦连续作战,也从不叫苦。这种严肃认真负责的精神,一直流传保持至今,成为校刊一项光荣传统。
  李昌校长不仅对校刊这样严格要求,他对其他工作,特别是教学科研工作也毫无例外地从严要求,凡事都较真、深抠,不解决问题决不放手。记得有一次工艺系铸造专业的禹明武、朱培钺和其他几位老师向李昌校长汇报专业发展方向和师资提高规划的问题,汇报从晚上6点开始到12点,李昌校长都以高标准、严要求的尺度,衡量了该专业各方面的工作,本来想把铸造专业作为样板在校刊上发表,以推动全校各专业的建设,但是汇报没有通过,要求他们重新研究,提出对专业发展的更高的要求。这就是李昌校长的一以贯之的作风,就是在这种良好作风影响下,在上世纪60年代初的头几年里,哈工大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风气就蔚然成风并在李昌校长大力推动下成为哈工大的永恒校风,也成为检验教学科研和全校各项工作的准则。
  至于办报要走群众路线的问题,李昌校长也给予很大关注。他经常对编辑室的同志们说,你们不能关起门来办校刊,对内对外报道,都要发动群众,要请师生职工写稿,群众中有很多人才,他们了解本单位情况,写出来的东西切合实际,生动活泼,不会像你们编辑记者那样写文章总是一个面孔、千篇一律。在他的指示下校刊很快组建了各系各部门的通讯组,在各教学大楼建立了校刊信箱,广泛征集群众来稿。当年的候幼彬、王连柱、朱法义、闫世云、刘国立等同志都成为校刊的知名的通讯员。另外,还有一些老师也成为校刊的积极撰稿人,如俞大光老师谈“铁将军把关”,黄文虎、周长源老师等写的“教学漫笔”文章,都在校刊上大放异彩,深得师生的好评。在同一时期,李昌校长还在教师中组织起“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专门探讨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和自然辩证法来指导教学和科学研究,一时研究会成了热门,与会老师日益增加,有关论述教学、科研的文章也多了起来,每周四个版面的校刊已经容纳不下那些思想深邃、论证深刻的文章。于是李昌校长提议建立教师版,不定期出刊,稿件多的时候每周一期,或两周一期。为了把校刊教师版办好,经党委同意,特聘自然辩证法教研室的何德侠、蒋梦祥、谈宜曙等老师为教师版编辑。记得有一次教师版稿件全部编好,正好李昌校长在镜泊湖避暑山庄参加国家召开的重要会议,为此他电告校刊派专人把稿件送到镜泊湖,他白天开会,夜间审稿,3天后才拿回稿件送印刷厂付印。他这种认真负责的精神再次使校刊的全体工作人员为之感动。
  
以典型推动工作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昌校长非常注意用典型经验和典型 人物事迹来推动学校工作。他在校期间,校刊报道了很多典型人物事迹,如全国先进班级5922-2班,如数学教研室青年教师吴从炘26岁被破格提升为副教授等都引起了全国的轰动,再如优秀瓦工王翠兰、后勤先进集体大修科以及后来在红旗杂志上发表的“论机床内部矛盾运动”等文章都是在李昌校长精心培育下产生的。这一个个生动典型对推动学校工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李昌校长关心、培育校刊成长的事情还有很多,是写不尽的。现在李昌校长已步入94岁高龄,2006年底原校办主任李景煊同志说,最近和他老人家的夫人冯兰瑞见过面,据她说:李昌校长除了耳背以外,身心都很健康,我们大家都为之高兴。虽然我们彼此远隔千里,不能常常见面回忆当年办校刊的快乐时光,但是思念他的情怀是无法获释的,只好深深祝愿他们夫妻二人双双谐老,福寿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