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信仰的力量

——建党90周年话耄耋之年入党

作者:冯铭伟

  2011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岁月悠悠,人生易老,与历史长河相比,90年只是弹指一挥间。新中国与旧中国,只有亲身经历才有可能进行对比。90年前的中国贫穷落后,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满目疮痍,遍地萧条。面对悲惨暗淡的前景,中国共产党挺身而出,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带领中国人民英勇奋战,通过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使中国人民成为新中国、新社会的主人。
  新中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又领导全国人民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在神州大地创造出无数人间奇迹:从山河破碎到团结统一,从受人欺凌到备受瞩目,从贫穷落后到繁荣昌盛……今天的中国恰似东方一颗璀璨的明珠,正向世界发出耀眼的光芒。今后我们只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走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坚持科学发展观,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伟目标、共产主义的美好理想就一定会实现。
  回首来时路,1953年我第一次提出入党申请时才23岁。然而由于种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直到2010年我80岁时才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实现了57年的梦想。作为一名进入耄耋之年的离休新党员,回想起我6次申请入党的经历,尤其是离休后第六次申请入党的过程,我感慨万千。
  我1948年7月毕业于哈尔滨市第二中学,参加革命时党组织尚未公开,在东北粮食总局工作期间有幸与几位地下党员合作共事一年多时间(后来得知他们是共产党员),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共产党员在做人、做事方面的修养。他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不计较个人得失,对工作认真负责,积极肯干,任劳任怨,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由于受他们的影响、教育较深,我在心里逐渐萌生了要立志像他们那样做一名共产党员。
  随着东北战场的结束,东北粮食总局撤销,我被分配到小学校当小学教师。由于参加革命后思想上受过地下党员工作作风的影响,我对工作热情积极,各方面受到教师们称赞,被同志们选为工会主席,多次当选过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1951年加入共青团,后来被选为团支部书记。由于阅读了一些革命书籍如《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绞刑架下的报告》、《方志敏在狱中》等,我的思想政治觉悟逐步提高。1953年12月,我正式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从此我自觉地按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坚持不懈地进行争取。
  第一次申请入党不久后,由于思想、工作表现比较突出,我被哈市教育局选送到东北师范大学深造,离开了小学校,入党问题没有结果。
  大学毕业后,我先被分配到山东泰山大学工作,后又调入哈尔滨电工学院、哈尔滨建筑大学工作。期间我又先后4次提出入党,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音讯,让我十分遗憾。但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对党的执著追求始终没有改变。我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可以说根深蒂固。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读于东北师范大学政治教育专业时,我就对马克思主义有了深刻认识,认为马克思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主义是人类社会公平、正义的最高境界和顶峰。基于这种思想认识,我认为共产主义将与人类共存,至今我依然坚持这种信仰。正是这样一种信仰的力量,支撑我在矢志不渝地追寻着党的光辉足迹。
  离休后,我患重病(中风)卧床10余年,基本治愈后生活能够自理时,组织将我安排到离休十二支部一起活动。由于信仰相同,奋斗目标一致,有共同语言,后来他们同意我参加党支部生活会交流思想,议论国内外大事——这就更加丰富了我离休后的活动内容。离休十二支部有近30名党员,他们不仅党性强、思想政治水平高,而且都是经过长期革命斗争锻炼的离休老党员。他们过去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过不平凡的业绩,离休后又集中在一起组成了模范党支部,所以和他们在一起过组织生活我感到很有意义。
  在离休十二支部过了一段组织生活后,我得知党组织现在可以为长期要求入党未果的同志研究入党问题。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我人生旅途上最后一抹夕阳来了,我要珍视它。于是我决定向党支部提出入党要求,重新写了申请书。经过支部全体党员的认真讨论,一致同意我的入党申请,履行了入党手续。在入党宣誓时,我心情十分激动,为自己终于实现了追求57年之久的愿望,为自己的一生没有留下遗憾而高兴!
  有人曾问我,80岁还入党,是不是多此一举?我说,不!80岁还要求入党,完全是必要之举!我生于1930年,现在80周岁,照理说应像王维说的那样“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但在心理上我认为自己“人未老”,“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所以与王维相反,却是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究其根源,主要是因为至今统辖我思想的力量依然是信仰——实现共产主义是我的崇高理想,所以我还是以加入共产党为荣。
  我认为共产党员称号相当于共产主义者的“身份证”,我既然决心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不取得“身份证”以何为证?何况我已用40年的时间和精力在高等学校讲授马克思主义理论,培养学生树立共产主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学生做了几十年向共产主义方向前进的引路人。如果我自己还没有取得共产党员的“身份证”,岂止是无颜见江东父老,更无法向我的学生、老同事、老战友、老同学、亲戚朋友交代,也无法向子孙解释清楚。
  回眸过去教过的学生,许多同学毕业后在自己的岗位上充分显露才华,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不平凡的业绩。而我自己一生中最值得欣慰、最为难忘、倍感荣耀的事发生在2010年7月1日,这一天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为党的教育事业奋斗60年,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今天我虽然离开了教学工作岗位,但“春蚕到死丝未尽”,我愿把余生精力全部献给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