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20世纪80年代3次访问日本杂记

作者:李家宝

  哈尔滨工业大学与日本的高等院校,在20世纪80年代,就在全国最早一批建立了正式的学术友好交流关系。这其中东京工业大学与千叶工业大学是第一家与第二家。当然,还有东京大学、大阪大学、上智大学、创価大学、早稻田大学等院校。这期间我一直主管我校的外事,尤其是直接参与拍板建立了与东京工业大学、千叶工业大学的正式友好协作关系。哈工大与千叶工大的关系,20多年来一直健康、稳定、频繁地发展着;与东京工业大学的关系,已记录在该校的相关记载中。与东京工业大学的关系,是经该校辻茂教授和竹中俊夫教授,以及我校刘庆和教授的牵线搭桥、努力促进而建立起来的。与千叶工业大学的关系,则是在东京工业大学辻茂教授来我校访问不久,时任千叶工业大学教务部长的桥本甲四郎,率领日本滑雪运动队访问哈尔滨期间,透露出拟与一所大学建立友好关系,我与我校外事办负责人闻之,前往宾馆拜访,互相谈妥由我校发出邀请该校代表团来我校访问,并商谈内容、草签协议。很快,千叶工业大学派来了桥本甲四郎为首、渡辺久藤(后为校长)、丰岸3人代表团,前来谈妥了每年两校互派教师、学生代表团,经费由被访问一方负担,并敲定了内容与协议文本。接着我校派出了以李瑞为团长的代表团,正式到日本千叶工业大学签署了协议。
  我虽然是哈工大与日本高等院校、日本机械工程学会及其相关的产业界最早取得联系的人之一,但我第一次访问日本,却较我校其他领导的代表团为晚;然而,我总共访问过日本的次数并不少,共3次,距今都已20多年过去了。往事已经开始淡忘,但偶尔触及这3次访日的日记,难免令人激动,由然而想把它摘录出来,加以整理,以作历史见证之参考。我第一次访问日本,是以哈工大常务副校长的身份,作为代表团团长,由千叶工业大学全部出资,邀请并安排我们访问日本的高等院校。我第二次访问日本,是以哈尔滨市科协主席、哈尔滨市机械工程学会理事长身份,由哈市科协出资,我作为代表团团长,由日本机械工程学会和千叶工业大学安排,访问相关的企业、工厂与学校。我第三次访问日本,是以航天工业部的继续教育调查为主题,我以哈工大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的身份,作为代表团团长,由千叶工业大学安排,访问日本的高等院校和企业。现将这3次访日日记的主要段落整理如下:
 
第一次访问日本
  
  这次访问团的成员是:李家宝(团长、哈工大常务副校长、教授)、强文义(副团长、科研处处长)、孙靖民(顾问、教授)、胡运权(团员、副教授)、洪炳镕(团员兼翻译、副教授)。访问的日期是1984年5月10日至5月28日。
1984年5月11日上午9:02 于日本千叶县
  昨天下午约4时(北京3时),达到东京羽田机场。晴空万里,飞机越过国境时都能一切清楚地看到。房屋整齐,屋顶颜色鲜艳。
  千叶工业大学热烈欢迎我们,以校长为首的主要人员全到机场迎接,晚上在饭店以中华料理进行宴请,所住的宾馆十分安静、舒服,一切都安排得周到、完好,只是睡得不佳。
1984年5月11日 晚
  白天整日在千叶工业大学活动。
  上午10时,校长接见,与外事交流委员会会谈,以及理事长接见;我们授予了渡辺校长顾问教授证书,并赠送纪念品与论文。下午参观了整个校区、实验室与设备,以及其他教学、生活物质条件。给我的印象是,该校并不特别先进突出,但接待礼仪是隆重而热情的。
1984年 5月14日 上午
  12、13两日虽是休息日,但按计划应与哈工大日本同窗会(即校友会)进行接待。
  12日上午9时,哈工大日本同窗会主席木本氏仁先生派人到旅馆接我们。乘电车,再转车前往参观两个展览会,这里有木本氏仁公司的以及哈工大校友们的展品。一整天直到下午两点,在展览厅里看到不少东西,有CAD、CAM、机器人以及过程控制等等,我没有收集资料,因为所见者并非最为先进。
  下午3时到达木本氏仁公司,承蒙木本先生热情接待,赠送礼品,并参观了他公司的计算中心。木本氏仁公司还长期付给工资接受我校2人去实习。晚间他们夫妇在市场饭店设宴接待我们。
  13日下午3时以后,由同窗会来人接我们去与全体校友们见面,是到一个很远的但是特别幽静的地方,一座寺庙之旁的饭店,举行宴会。来的校友很多,有一百多人。当然是和式招待,盘腿而坐,真不好受。校友们高兴极了,兴奋极了,热情极了。大家交谈、欢唱、回忆往事。尤其是归来时一位任中学事务主任的校友,一定要陪送我们回到宾馆,以便一路交谈。他能讲一口汉语,我略会日语,相互交谈甚欢。他陪送我们几次换车,到终点站共用去两个多小时。校友的情谊,在这夜色朦胧中,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1984年5月14日 晚8:25
  这一天又是十分忙碌的一天。上午迎着微风走往电车站,天气微寒。为赶时间十分匆忙。换好几次车才到达三协精机公司,主要是为参观该公司出产的机器人。但仅只是他们用录像作的介绍,12个机器人组成部分的自动加工线较为有趣,其他都是一般性的东西。12时余赶到早稻田大学。该校理工学部部长及洪炳镕的导师小原先生接待了我们,不仅让我们参观了他们的计算机研究室,招待了午饭,而且比较有意义的是,参观了机器人权威加藤教授指导下3个研究生的工作:一为关节手能弹钢琴;二是能前后、左右移动的双足步行机器人;三是安在人身上的假腿,行走起来与真腿相差不远。
1984年5月16日上午
  日程排得很紧张,活动接着活动,从早到夜,但是,花费在路上的时间是很多的。
  昨天是到东京工业大学访问。这里无论从整洁美观、学术水平以及范围大小来说,都远比千叶工业大学高出不少。庭院里种植着据说是从中国四川省运来的似松似柏的小树丛。天虽然阴沉着,微有一点凉意,但这样也好,不至于使人感到窒息。
  东京工业大学的图书馆、计算机中心以及机器人是给人印象很深的。我们会见了知名的梅谷阳二教授,他简要地介绍了他的四方面研究工作,其中蛇形及象鼻形模拟机器人是很成功的。可惜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深入地进行讨论。
1984年5月17日上午
  昨天阴雨,但气候是宜人的,按计划整天到筑波大学参观访问。路途较远,几次换车。引路人是东京工大的人员。筑波城环境十分优美,到处都铺满了鲜花、嫩草,道路曲折而整洁,房舍西式而高雅大方。整个校园面积之大,十分惊人:长4公里,宽1公里。除了中间午饭时间之外,到处安静,没有一点喧嚷。路途中的那些小花,其美观令人不能忘却。
  下午3时就从筑波往回走,又是几次转车后到达校友板桥先生家共进晚餐。他的家是典型的古典日本式,入屋即脱鞋,一张矮桌,席地盘脚围坐。主人、主妇、儿媳、两个小孙子、孙女,热情而有礼地招待。菜虽然不是那么丰盛,但可口,别有一番风味。我们算是参观了一个日本人的家庭。他所在的地区就称为板桥地区。主人想带夫人到中国访问,全家合影后,又为我们代表团全体拍照。归来时已是晚10时。
1984年5月18日上午
  昨天按日程去横须贺长津田东京工业大学的分校参观访问。
  路途很遥远,从皇家饭店换车多次,8点半出发10点半才到达。向导告知我们原定11时开始接待,只好先领我们看看小店和屋顶风光。
  校园不如筑波那样优美、宽广,但仍然是花丛景秀、假山环绕,环境宜人。这里是研究部门,只有研究生、研究人员以及相关人员,没有本科生,当然这就安静多了。研究工作很深入,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与主校园相连接的远距离视、听互动的教室与办公室,很先进、方便,非常打动我们。
1984年5月19日 上午
  访日已经进入到最高潮,主要单位都已经快结束。18日清晨,由千叶人员陪同,乘车前往东京大学。它是一所古老的学校,虽然还算安静,但相对较为陈旧,清洁程度较差。参观中仅机器人、假手、假脚较为引人瞩目,其他均属一般。
  从东京大学乘车又到上智大学。这是一所完全美国化的大学。
1984年5月21日 于东京
  又回到了西川桥皇家饭店,又是一整天的奔波。日程接着日程,活动接着活动。上下午参观了日立、精机公司等工厂,看到了CAD、CAM以及机器人等,印象深刻。
  中午拜见了千叶工大前校长青木教授,长者、学者的风度,沉默寡言,但内心包含着热情的火花;虽然早已经不在位了,却表现出对自己学校以及两校友谊的深深关怀与热爱。
  他知道我是两校关系中哈工大方面的最早促成者,晚间特由他自己设盛大的さしみ(生鱼片)宴会招待我们。那一道生龙活虎似的未曾煮过的小鱼虾,就这样直接往口里放,有的竟是生吞下去。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所未见。我向主人说:
  “人生是丰富的,
  学不完的东西,
  活到老学到老。
  到如今,
  吃还没有学会呢!?”
  离别时依依之情使人有点伤感。老先生已经70开外,今生恐系最后一次与我告别了。人生多么的短暂啊!
1984年5月23日 上午
  昨天上午到研究所参观,中饭后又是参观,下午到了明智大学。明智很热情,谈妥了两校如何进一步合作,并进行学术交流。
明天就要离开东京,前往大阪等地,然后不再返回东京而直接回国。
1984年5月26日 上午 于大阪新阪急ホテル(饭店)
  昨天上午访问了大阪大学,它是日本唯一的最高的焊接学科、专业、研究中心,与我们缔结了学术交流协议;下午两次转车往京都市访问了京都大学,日程时间安排得很满很紧。京都大学接待热情并有收获。想不到赫赫有名的京都大学,有光荣的历史,有很高的学术水平,但却有着丢不了的破烂包袱,这几乎是老校的通病了。
  下午4时,又乘车往岚园风景区观赏周总理题词纪念碑。天气微阴,但没有下雨,游人很少,一切是安静加安静,苍翠的树丛,衬托得庄重安详。我们在这里单独拍照留影。
1984年5月28日 上午 于新阪急ホテル
  昨日整天到奈良参观游览。奈良之行是十分轻松愉快的。参观了东提寺等重要的神庙。
  晚间渡辺校长在大阪有名的饭店设宴招待我们,这算是最后的送行告别宴会了。
  是的,全部访日日程结束了,今天将离开大阪返回北京。
 
第二次访问日本
 
  1985年4月11日 于北京友谊宾馆3140室
  这是我第6次出国了,也是这个周年内第二次出国,心情反而有些忐忑不安,也不知何故。
  这次考察团名为“哈尔滨市机械工程学会赴日考察团”,组成人员是:
  李家宝(团长,哈尔滨市科协主席、哈尔滨市机械工程学会理事长、哈工大教授)
  孙超(副团长,哈市科协专职副主席、党组书记)
  刘庆和(副团长,哈工大教授)
  王志成(团员,哈市机械工程学会代表、哈尔滨轴承厂工程师、设备处长)
1985年4月12日 晚 于东京法华CLUB(俱乐部)
  经过一番忙碌、紧张之后,终于飞抵东京,并于晚间住进法华俱乐部。
1985年4月16日 晚 于法华俱乐部饭店
  昨天、今天两天均是到学校访问,也是这次考察中最高潮的两天。
  3所学校的接待礼仪都很周到,规格较高,大家都很高兴。昨天上午到东京工大,由竹中俊夫教授出面,互相对去年的会谈纪要签了字。事务局长用汽车把我们送到大使馆,办理延期与购票事宜。昨天下午桥本乘车陪我们到千叶工业大学,校长渡边、田中都出来见面并宴请,福井理事长还专门接见了大家,席间热情地谈及两校友好关系的历史。桥本的热情、友好、周到是感人的。我是第二次访问筑波大学,但这次的访问印象更加深刻。该校第三学群长(即相当于工学院长)特意接待并陪同我们参观,招待午餐还备了啤酒。算是很客气、很令人满意。尤其是参观中看到了Micro Manipulator (微型夹持器,或微型机械手)很有启发,收效不小。筑波的整洁、美观是很动人的,校园内一片安静,可惜樱花已谢,不像东工大那样樱花盛开,象征着满园春色,满园桃李。
  总之,3所学校的访问,让我们留下了难忘、美好的印象。
1985年4月20日晚 于大津市琵琶湖饭店
  昨、今两天完全在奔忙中度过。昨天清晨由丰兴会社来人接我们送到名古屋的饭店住下。
  住下后即接我们去参观他们的工厂。这个工厂是制造阀门的,工厂虽小,但工艺水平极高,产品销到国外,声誉很好。工人们爱厂如家,休息日自动加班。产品高质量要求,管理高水平,很值得学习。
  公司于11时半又把我们送到丰田汽车厂进行参观。主要参观了两个装配车间,印象很深。工人的劳动强度很大,在装配线上几乎没有片刻可停息之机。工人拿的钱多,但干的活也重,要不是年轻人是不可能干得下来的。
  今晨乘新干线到京都,又转车至大津,然后乘出租车到了琵琶湖饭店。这里一片宁静,湖波动人,饭店建筑带有中国风味。社长重松先生全部地出资招待我们。
  中饭以后到晚饭,由搞机器人的先生陪我们到奈良的三大寺庙进行参观。一整天由他驾车,累不可言。
1985年4月24日 晚 9时15分 于“新高轮王子饭店”
  这一整天非常紧张,一大早8:30桥本即赶到东急Inn来接我们到创価大学进行参观访问。共换车3次,用去两个多小时方始到达创価大学。校长高松亲自接待我们,隆重程度是很高的。这所学校非常美丽,说它是居于万紫千红之中并不为过。那品红色的樱花还在盛开着。尖嫩的小松树间种在樱花里,看上去是那样的动人,使你忘去了疲劳、忘去了苦恼,环境优美确实非常重要。据说报考这所学校的学生,第一就是因为它的校园美丽,第二是因为它的学费较低。创価大学与我校缔结了友好往来关系。
1985年4月25日 晚10时 于新高轮王子饭店
  这些天,天天无重样,大家都在愉快、满意之中度过。
  今晨是到长津田东京工大分校旧地重游,但看到的东西是新颖的。竹中俊夫教授又再次陪同我们,因为他既是东工大的知名教授,又是日本机械工程学会的常务理事,双重身份。
  晚上赶到日本机械工程学会,受到新、旧会长与竹中的盛情接待,除了谈好哈市机械工程学会以及哈工大和日本机械工程学会之间的友好协议关系之外,他们设宴会热情招待我们。
1985年4月26日 晚 于新高轮王子饭店
  所有的项目都将结束,一切非常顺利完好。今日下午访问了日本学术振兴会,讨论了如何加强对哈工大的联系与帮助。上午与有关高等教育研究所的人员进行了座谈,讨论了成人继续教育问题。晚间是参加千叶工大桥本教授介绍的,一位不认识的机械工程学会方面人士的招待宴会。桥本是多么的热情、友好啊!
1985年4月27日 晚10时半
  今天曾抽出时间到大使馆拜访,遇到了工业教育学会的副理事长,以及昨天到旅馆拜访我们的人员,谈得相当投机、十分成功。
1985年5月1日 下午4点半 于飞机中
  清晨7时已无法入睡,虽然不必早起,但有什么办法呢?归期到了。
  这次出国就将结束了,
  对日本的印象已更加深!
  美好的记忆留下不少;
  但,世俗的东西也认识很多。
  再见吧:东京!日本!
 
第三次访问日本

  1987年6月25日晚 于北京
  今天上午向航天工业部外事司进行汇报,有司长、副司长、亚太处负责人等参加。
  决定:代表团定名为“哈尔滨工业大学赴日继续工程教育考察团”,考察目的是日本的继续工程教育。
  代表团的组成为: 
  团长:李家宝,哈工大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教授;
  顾问:张秀峰,航天工业部教育司司长;
  团员:陈负,航天工业部教育司航天教育中心处长;
  团员:葛鸿翰,哈工大高等教育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特聘团员兼高级翻译:刘庆和,哈工大教授。
  访问日期:1987年6月27日离开北京赴东京;7月16日从东京返回北京。
1987年6月27日晚9点15分 于东京
  清晨5点就再也睡不着。迎着阴凉的微风,由部里派大客车送我们到机场。乘上飞机才9点半不到,10时飞机离开大地直升云霄。又一次离开祖国出国访问。
  预定3个半小时到达东京,实际上下午两点就顺利到达成田机场。真没有想到,千叶工大的渡辺久藤校长亲自到机场来迎接,尤其是此刻,我已经从常务副校长的职位退下两年多了,这样的热情、礼仪,使人十分感动。
  约下午4时余,住进了东京最热闹的地区之一的“お茶の水駄”附近的“お茶の水イン”。晚5点半漫步到小饭店用餐,然后又迎着凉风回到旅馆。一切都是美好的。虽是第3次访日,但仍似十分新鲜。
1987年6月29日下午 于千叶工业大学
  今天上午主要访问千叶工业大学,调查了解他们的夜校部情况,是由老朋友丰岸教授负责接待、介绍。他们的夜校部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1) 夜校部的学习时间不能太长,应该考虑社会人士的再教育。现在夜校部每年入学约为280人,大致是本科生的1/2。
  2) 夜大与本科的学分要求一致,但内容有区别。
  3) 没有特别的提高班,有工作经验的可以少念学分。
  4) 现在文部省(即教育部)正在进行调查,考虑如何进行改革。
1987年6月30日
  昨天再次正式拜访千叶工业大学,往途中下着小雨。学校以极其隆重的礼仪来进行接待。
  理事长丰田、校长渡辺、桥本(最早第一次访问哈工大3人代表团团长)、丰岸(3人代表团成员)、学部长前田都出面接待。
  参观了他们的新落成的校舍,真令人吃惊。一切按照美国方式,颇为舒服、壮观而现代化。教室、图书馆、体育馆、食堂、300多人的讲演厅等等,都设计得很受人观赏,而且使用方便。这一切必须有钱,据说建筑费75亿日元,另外地皮费75亿日元。
  中午丰田理事长陪同我们去吃风味菜;晚间在中国饭店“吕仙亭”举行隆重宴会,由理事长、校长一同出面,真是热情的接待。
1987年7月1日 晚
  昨天是第二次出访,整天在日立研修所访问。所长热情可亲,细致为我们作介绍与讲解,给了许多材料,使我们对日本企业如何培养人才算是了解较细,收获不小。日立研修所是日立公司专门培养自己的干部与人才的地方,各单位、各部门需要培养、提拔的干部,以及新来的员工,都必须到这里来进行学习、研讨。然而研修所的经费却是自负盈亏,由公司所属的自愿派送单位或部门付学费,并不得招收公司之外的人员来赚钱,由此来迫使研修所的教学内容是最先进的、前沿性的,并且有的是公司保密的技术。我打算把他们的经验与资料,以及国立教育研究所有关继续教育的文章,整理翻译成论文集,进行发表。
1987年7月2日晨
  昨天阴雨,是最奔忙紧张的一天。主要是去位于很远的两个地方:一是工厂;另一是在王八子的创価大学。
  上午是参观液压件カセバ工业株式会社的浦和工厂,同样受到热烈欢迎。12时半送我们到车站,然后转车到王八子,去访问创価大学。
  走出王八子车站,雨已经很大了。乘上学校的大バス,经过4个大站才到学校的大门口。万万没有想到,一进主楼大门口时,校长、学生们列队两旁,热烈鼓掌欢迎我们。
  高松和男校长和颜悦色,仍是老样子。他介绍给我们在座的中国研究生协会的学生们,亚洲研究所所长,教育学院的教授们,等等。
  在这里重点是参观访问女子短期大学,由学校理事会的一位女理事负责介绍。她约了许多女大学生与我们边喝咖啡边座谈。青春的活力,深深地感染了我们。天真活泼的女孩子们,多么有礼貌啊!
  这是我第二次访问创価大学,但是在雨中,其美丽程度更加迷人。雨雾朦胧,衬托着青翠的树丛,隐约地还能看到一些似乎在微笑着的花朵。巨大的中央图书馆,一进门就是地毯,几乎是一尘不染,来人虽多,布置得却是安静、文雅而艺术。还有美术展览馆,也非常美丽动人。这就是熏陶人的校园文化环境啊!
1987年7月2日晚
  7月2日上午9时,辻茂教授(最早来哈工大访问,并促成哈工大与东工大签定学术交流协定的东工大教授)即已来到旅馆楼下用电话叫我们下楼。这是他专程从青森县跑来陪我们去访问职业大学。
  这所职业大学的校长,曾在东京工业大学担任过工学部长,现在在劳务省是高等教育方面的权威专家。他说话不多,看上去并不像72岁的高龄人。学校除向我们介绍了教学情况,送给材料之外,还让我们参观了所有的实验室。
  晚间辻茂教授邀我们到新宿地区的东京大饭店,为我们举行招待晚宴。他的夫人边英语、边日语,招待殷勤,毫不拘束。席间谈到今后的交往,以及访问、讲学等学术交流活动。
  新宿的晚间,满街灯红酒绿,热闹非凡,很像银座。
1987年7月10日晚7时
  今天只有访问国立教育研究所的计划,日程比较轻松。老朋友大塜豐(注:大塜豐当时是该所的年轻研究人员,现为日本广岛大学教育学部的教授,著有《现代中国高等教育的形成》、《中国大学入试研究》等专著,曾两度主动到哈工大来作调查专访,现是哈工大高教所的兼职教授),非常热情,准备得仔细周到,替我们收集到了大批有用的资料,并介绍4位日本高等教育方面的权威专家接待我们。不过,这些老资格的学者们,难免显得有点架子,所谈内容调子不是很高。
1987年7月14日下午6时
  已经是步入了这次访问的尾声。今天是自我总结。应该说,访问是成功的、满意的。对企业如何培养在职人员了解到它的特点,日立、三菱研修所的经验很值得参考,回去一定要把研究工作搞好,真正为继续工程教育作点贡献。
1987年7月15日
  今天是最后一次的正式访问。目的地是“产业能率短期大学”,它是产业能率系统的分支学校。产业能率系统的理事长上野先生亲自出面接待,非常热情,规格较高,大家都很高兴、满意。看来,他是准备与我们搞好长期友好关系的。
1987年7月17日晨于北京黑龙江驻京办事处招待所415号房
  昨天午间近12时才从“お茶の水イン”出发,到机场时发现千业工大校长渡边又到机场来送行,并请吃了午饭,令我非常感动。
  3时末飞机起飞,7点20到达北京。11时才住下店来。到此,第三次日本之行告一结束。
 
  以上就是我3次访问日本的杂记整理完了的内容。在此搁笔之际,我深切地期望以此引起我们哈工大人们,怀念并记起哈工大的日本校友们、关系院校的最早联系人与友好人士们,以及日本机械工程学会相关的企业和其他方面的友好人士们。
  (因篇幅所限,对本文进行了删节。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