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052

他是哈工大地下党负责人

——访30年代校友任震英

作者:马洪舒

  学校80华诞之时,记者专程来到兰州市采访了上世纪30年代哈工大地下党负责人任震英同志。任老亲切、热情地握着我的手,把我让到客厅入座后,回忆起60年前哈工大抗日斗争的往事。
  任震英同志1913年出生于哈尔滨市阿城一位教师家里,1932年考入哈工大,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4年哈工大地下党负责人孙宝忠被捕后,任震英接替他的工作成为哈工大地下党负责人。
  回首往事,任老打开了话匣子,他说:“我入党后,党组织交给我的任务是让我做中共满州省委地下党交通员,也是赵尚志部队驻哈联络员。”他忽然转过身来指着坐在身旁的老伴侯竹友同志告诉我:“当时,我和侯竹友经常给赵尚志部队买药和护送抗日志士到珠河游击区去。”
  听任老讲到这儿,我插问一句:“据说,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和同名电视剧中的主人公原型就是任老?”任老十分高兴地说:“啊,啊,那本书和电影中写的确实是我们那时的事情,小说里的卢淑娟也很像我老伴侯竹友。”
  任老和侯竹友同志是在革命斗争中建立起友谊与爱情的。早在上世纪30年代初。正在哈工大读书的任震英在从事地下党活动中与道里马街小学老师侯竹友交上了朋友,成了侯府的常客。侯竹友的父亲侯传薪当时是中东铁路局警务处的秘书长。侯老先生也像《夜幕下的哈尔滨》中上层人士卢启运一样,为人忠厚,十分开明,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爱国热情。在侯老先生的积极支持下,任震英把侯家变成了地下党的联络站,其主要任务是接送和掩护同志,存放和散发传单,购置和募集药品,召开秘密会议等等。
  任老回忆起地下党的活动非常兴奋,他告诉记者:“我们当年在道里斜纹街现经纬街街口岳父家的房子里开展地下工作;在南岗马家沟的几间小屋里秘密聚会;在太阳岛的俄式小屋里,在松花江漂流的木船上,策划抗日的爱国行动。我清楚地记得,道里外国三道街现红霞街街口的二层楼,就是我的亲密战友金剑啸烈士开展革命工作的《大北新画报》的社址及被捕的地方。那天,由于侯竹友梳妆打扮延误了一会儿,否则我们夫妇将同金剑啸一起被捕牺牲的。那个时期,我曾和地下党市委宣传部长姜椿芳同志在卫斯里教堂今道里尚志幼儿园址接头。我的脖子上挂着十字架,手里捧着《圣经》,有时趁祷告的机会完成联络任务。我和打扮得像阔小姐似的侯竹友把情报夹在《圣经》里手挽手地出入于教堂传递情报。我还经常在36棚和电影院里散发传单,并进出商店、药店为游击队伤病员购买药品和其它物品。”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伪满洲国颁布了所谓的“满洲国国歌”,任震英怒气冲天,奋笔疾书。他针对这首反动歌曲用原曲反其意改写歌词,改写成一首鼓动抗日的歌曲。然后,他与侯竹友及地下党员黄铁城连夜用不同笔体刻印出来,秘密地散发到哈尔滨市的大街小巷、工厂和学校。后来传到了游击区,歌声响彻了深山老林,响彻了东北大地。
  1937年农历3月7日,日本宪兵队突然包围了哈工大中国学生宿舍,将苏丕承等地下党员抓走。当时,任震英穿着睡衣、拖鞋下楼洗脸,在楼梯上与日本宪兵队擦肩而过,未引起敌人注意。离开宿舍后,任震英来到侯竹友家里。这时上级通知:“任、侯立即转移南下。”于是,他和侯竹友化妆成新婚夫妇来到北平北京。同年6月22日,在北京西单举行了基督教仪式的婚礼,用宗教仪式婚礼掩人耳目,迷惑敌人。
  在北京,任震英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当敌人审讯他时,他大段大段地背诵《圣经》来对付敌人。他背诵《马太福音》中的一段话,坦然自若地说:“我劝你也要信耶稣。”“八嘎你的大大的坏人”敌人气急败坏地恐吓他,他却毫无惧色,一字不差地继续背诵《圣经》,接着说:“如果今天耶稣要收回我的灵魂,他会借你的手杀了我,那我就早一天见到耶稣。否则上帝就会像保护先知老约翰一样保护我。”愚蠢的敌人看到他虔诚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由于找不到任何证据,不得不释放了他。
  在同志们的安排下,任震英、侯竹友从北京抵达西安。按党组织指示于1937年12月来到兰州继续从事地下党工作直到兰州解放。
  建国后,任老一直从事城市规划工作并取得显著成就,是我国著名建筑师、城市规划专家、全国人大代表。1980年,任老67岁时出任兰州市副市长;1990年10月2日,77岁的任老赴京参加全国设计工作会议。大会授予他首届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程设计大师荣誉称号,并发给荣誉证书和金质奖牌。任老成为我国城市规划领域中获得“全国设计大师”称号的第一人。

任震英同志(中)在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