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11

回忆五十年代

作者:何龙

  1950年5月,我和另外3名年青人由长春东北科学研究所被派送到哈工大研究生第四班学习俄语。1951年3月,哈工大请来了第一批5位苏联专家,机械系、电机系各1位,土木系2位、物理教研室1位。电机系从莫斯科航空工艺学院请来鲍·巴·沙阔洛夫技术科学副博士、副教授,讲授“电工基础”及“电工学”课程,指导课程实验,帮助建立实验室,我们在研究生班学俄语的电机系学生都跟着听课。当时学校刚从中长铁路管理局移交东北人民政府管理,电机系主任是苏侨宝保夫,教师和办事人员几乎都是苏侨。学校工作由副校长高铁同志主持,松江省主席冯仲云兼任校长。1951年7月,陈康白同志担任校长。
  中长铁路开办哈尔滨工业大学主要是为铁路部门培养工程技术人才,学校采用俄语教学,并有着较好的工程技术实验和实习基础。因此在我国政府接管学校时,哈工大就和中国人民大学一并成为学习苏联高等教育的两所重点大学,学校先后聘请了大批苏联教授,致力于培养国内高等理工学院教师队伍和工程师人才。1952年3月,电机系又请来了第二批两位苏联专家,他们分别是列宁格勒工业大学电机系电力系统自动化和继电保护教研室副博士雅·拉·鲁金副教授和莫斯科动力学院电机系发电厂教研室副博士尼·依·沙阔洛夫副教授。1952年10月,再次请来了3位苏联专家,分别是列宁格勒工业大学电机系主任、副博士华·格·德兰尼可夫副教授、电力系统高电压工程副博士康·斯·斯切范诺夫副教授和莫斯科动力学院电机系输配电工程副博士弗·彼·拉什各夫副教授。1953~1954年间,又请来了3位苏联专家,他们是哈尔科夫工业大学自动调节原理副博士阿·依·图比臣副教授、列宁格勒工业大学电机制造副博士尤·康·华西里也夫副教授和莫斯科动力学院高低压电路制造副博士耶·里·里沃夫副教授。在1952年,电机系聘来吴存亚教授任系主任,同期,我也留校工作,任电机系主任助理,配合苏联专家完全按照苏联理工大学模式建立发电厂输配电(包括高电压工程专门化)专业、工业企业电气化(包括后来的自动控制专业)专业和电机电器制造专业。期间,学校培养了一大批师资研究生、进修教师以及工程师学位本科生。1952年,因国家迫切需要专门电业人员,学校又动员成立了发电厂输配电专业班和工业企业电气化专业班,第一批学生于1954年毕业,毕业伊始就走上了国家急需的工作岗位。1955年第一批完全按照苏联模式培养的拿到工程师学位的五年制本科生(另加一年预科学习俄语,共6年)也走上工作岗位。他们的很多课程、设计都是和师资研究生一起由苏联专家亲自讲授指导的。我在电机系工作学习的时候,华·格·德兰尼可夫副教授(1952年10月~1955年7月在校任教)同时兼任电机系顾问,他同时也是我的导师。9位苏联专家在校期间帮助我们建立了电工基础、电工学、发电厂、输配电(包括高电压工程)、工业企业电气化(最初称电力拖动,后改为生产机械电力装备)、电机、电器、工业电子学、电磁测量9个教研室和相应的实验室,制订了本科和专修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确定了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基地(如工企电气化专业的实习基地就在鞍山钢铁公司轧钢厂、抚顺煤矿、大连起重机厂、沈阳机床厂、齐齐哈尔重型机床厂等),为1954年兴建电机楼教室、实验室、行政用房和公共用房面积提供了原始数据。苏联专家还在校内和国内其他大学举办多次苏联高等学校教学经验交流会,为工厂、研究所等单位解决工程疑难问题。哈工大很早就组织研究生把重要的苏联教材翻译成汉语教材。电机系的相关教材就是由当时学术和教学基础深厚的俞大光同志(电工基础教研室主任、电机系副主任)带头翻译的,《电工基础》就是其中的一本教材,1952年由龙江市局出版社发行。由竺培勋(电机教研室主任)带头翻译的《电机学》教材也较早出版,还有以后陆续出版的各种专业教材。
  我在电机系学习、工作的6年是我政治和业务走向成熟的奠基阶段。李昌校长、高铁副校长倡导并身心力行的哈工大“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指导着我的思想和行动。我深知,不管是小到一个细节,还是大到整体规划,都要实事求是,高标准,严要求,不能有丝毫马虎,这一点在我的日后工作中被同事一致认可。俞大光老师的“铁将军把关”在电机系乃至全校都是有名的。当时我们几个在系里配合苏联专家工作的助理主任、副主任每周都要把苏联专家的意见整理后向李昌校长汇报,其中重要意见要写成书面报告,在每次汇报时都要反复认真讨论,每次讨论结束时都要到半夜两三点钟,记得有几次散会后天都亮了。其实我们都清楚,每次重要意见的书面报告不经过两次认真修改是不会被李昌校长认可的。我注重批评与自我批评,不断进行思想改造的好习惯也是在那时养成的。1954年7月1日,我由李家宝同志和韦应光同志(当时系总支书记)介绍入党,1955年在支部大会讨论我的转正问题时,党支部严厉批评了我的个人英雄主义表现,并决定延长一年预备期,这对我自己的思想改造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其实,当时我也认真学习了“实践论”和“矛盾论”,但由于自己的阅历太浅,理解能力有限,导致我被延期转正。
  在以后的工作和学习中,我逐步深入地理解了唯物辩证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不仅加深了自己的阅历,就连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快速提高,因此也就具备了理解事物和把握事物的能力,所以我非常感谢母校为我这一生奠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