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哈工大人>>20101

在哈工大聆听华罗庚教授的教诲

作者:周宜兴

  1956年8月28日,我怀着一个美好的愿望,从五千里之遥的西北高原小城,风尘仆仆来到了美丽的哈尔滨,一头扎进了当时国内响当当的“工程师的摇篮”,成了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一名学子。能考上哈工大,在大西北的中学生中,那是一种荣耀——因为那一年,哈工大在西北5省总共才录取了20名考生。入学后不久,我就发现我的同班同学个个都是他们所毕业中学里的高才生,在学习方面谁也不含糊。记得刚入学尚未分专业前,物理教研室就对全体新生做了一次物理测验考试。那是在土木楼一个能容纳300多人的阶梯教室答题,教室里座无虚席,那考试的场面还真壮观!哈工大对学生的高规格、严要求和实行的五分制口试考试方法,对我们新入学的同学还是有一定的学习压力。但是每个新同学都不甘示弱,在压力下,大家都在探寻适应新环境的学习方法。就在这时,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应邀来校,为哈工大学子演讲。  

  1956年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实施的关键时期,中央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战略,号召著名科学家到大学去讲学。华罗庚教授于1957年年初来到了哈工大,其间在土木楼大礼堂为同学们作了一场关于如何成才的报告。我早早就去占到了一个中间靠前些的座位,渴望聆听大师的教诲。礼堂台口上端的横幅写着欢迎华先生的话语,两侧所挂的则是华先生的格言“天才由于勤奋,聪明在于积累”。华先生的报告就是从这一格言破题的,一个让人高山仰止的大学者,却平易近人地和我们年轻学生平等地交流着“勤奋”与“才华”的人生体味。他坦诚地告诉我们,他这个数学家在上初中的时候数学曾经考过不及格。由于家境的贫寒,他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在自家的杂货店里做活,那时他就用空余的时间把中学的数学书一遍一遍地全读通了,后来又向镇上一位留洋的学生借了高等数学来读。他的数学才华是在勤奋读书的过程中渐次闪现的,以至后来破格入清华、去英伦,最终成了世界著名的数学家。华先生在欧美多国讲学,深受埃及、日本、印度、苏联等国数学家的尊崇。他的《数论》先是以英文书写成书在美国出版,后被翻译成多国文字,中文版的书还是从俄译本翻译过来的。华先生的报告就是通过现身说法他的成才之路,来阐释他的格言,以此来激励哈工大学子勤奋成才,向科学进军,报效祖国。记得在报告中,华先生特别讲到读书的方法,他说当一本200页码的书,读到你脑子里,只浓缩成两三页时,那你就掌握了它的精华,剔除了糟粕。这一教诲,我一辈子都在实践中体会着,不读死书、不死读书,不被书中看似权威的观点所左右,保持自己独立的思索——真是受益良多。  

  那时给我们班上高等数学习题课的于老师,就是华罗庚教授的研究生。他对我们讲,其实华先生对学生的要求是很严格的,对研究生上课一样“挂”他们的黑板。一次他就做不出华先生出的题,结果被“挂”在了黑板上。那次华先生来哈工大讲学,一直下榻在南岗喇嘛台西南边的国际旅行社。据一位参与接待华先生的姓高的机械系高年级同学讲,华先生在哈期间,白天忙于工作,早晚还在挤时间写科研论文。但他的案头只有一叠纸和几支铅笔,没有参考书和资料,全凭大脑的记忆和思维在推演深奥的数学命题——这些都增强了我们对华先生的敬佩与爱戴之情。  

  20年后的1977年,我在一机部的一家工厂做技术工作,有机会再次听到华罗庚教授的报告,那次他讲的是优选法。他的报告依旧是那样的朴实无华,实打实地教给你如何用优选法解决大生产过程中的质量与效率问题。他在报告中还风趣地说,“有人说我搞的优选法不是数学,说华罗庚搞了一筐 ‘难物’,自己还不知道呢!”华先生说,“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要全力推广优选法,为生产服务。”有了20年前在哈工大听华先生报告的感悟,我对华先生在全国各地推广优选法的精神深深敬佩!

  (作者为电机电器专业56级毕业生,先后在高校和企业工作30年。曾任甘肃省政协副主席,是全国政协第九届、十届常委,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常委和省级主委,现已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