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校友文苑

《走近哈工大》第六章 学识渊博的党委书记(下)

发布:2013-05-27 10:03:22   点击数:954

  人生真有意思,一向很顺的吴林,"文革"一爆发,便阴差阳错地受到冲击,这冲击不仅有精神的,还有肉体的。如果用一句话形容,不寒而栗。真的,一提"文革",即使在三伏天,也令读者浑身起鸡皮疙瘩。为免读者受刺激,只好舍去那撕心裂肺的细节,从东北的新曙光DOUBLE_QUOTATION写起。

  话说黑龙江省成了"东北的新曙光",曙光照耀,吴林家的封条取了下来。从外地治病回到哈尔滨的吴林,进家还没坐稳,便去接受批判。大会小会十多次,持续一个多月,才给予行动自由。"自由"后,努力地学,尽力跟上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可一向灵活的脑袋如同那因故致残的右手,就是灵活不起来。吴林的脑子跟不上形势,越战越凶的两派都来拉他"入伙"。其中一派派出省级的组织部长到家中做他的工作,这位组织部长很有派头,话语一副官腔:"吴林同志,你还是可以挽救的,希望你不要动摇,要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正发愁跟不上革命路线的吴林连忙请教:"你们把某某派当成敌人打,是毛主席革命路线吗?你们……"一连几个问题,把那位省级组织部长问哑了……气走组织部长,吴林觉得脑袋开了窍,与杨士勤几个好友商量,合伙抛出一张促联合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一贴出,马上有人签名支持。很快,在上面签名的中层干部达168人,168人的签名结果比"文革"初期的冲击还可怕。校革委会领导上报省革委,省革委会一把手亲自批示:哈尔滨工业大学168人大字报,是右倾翻案的表现,要批倒批臭!批倒批臭批示一下,吴林等4名策划者被押上审判台,大会批,小会批,戴上高帽站到批判台的凳子上示众,造反派一不高兴,飞起一脚把他从凳子踢下来。拳打脚踢的批了两个多月,进了2051学习班(房间号)。学习班没有了拳打脚踢,但管理非常严格,早去晚归,反复学习《南京政府何处去》、《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

  提起这第二次冲击,吴书记显得很平静。

  解除2051学习管制的是六厂一校经验。解除管制不等于获得自由,还有个以观后效。以观后效还是没显示什么效果来,不到一个月,吴林突然接到通知:到五常县胜利公社双兴大队下乡插队。通知就是命令,记得清清楚楚,1970年春节刚过,大年初三,吴林和妻子迁上户口带上所有的东西到了五常。出发前,工宣队宣布: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教育,一辈子走"五七"道路。工宣队的通知是双向的,对农村讲:"这次来你们这里的都是地、富、反、坏、右、走资派,你们要严密监督他们……"严密监视?严密监视吴林的贫下中农纳闷:这个吴老师,下猪圈起粪,不怕脏不怕累,不要命的干,说话和和气气,怎么会是坏人呢?干了半年,大队长找吴林谈心:"老吴,我看你这个人不错,好人。你有知识,我们要发挥你的作用。我们有个四队,在深山老林,比这里艰苦,队长总换,一年换两个。我们想分你们一户去四队,你愿意去吗?"深山老林?深山老林清静,这半年,和贫下中农挤在一间房里,贫下中农住南炕,自己带来的东西和俩口子挤在北炕上,真不方便。到深山老林的四队,起码能改变一下住的环境。想自己和贫下中农挤在一屋的窘况,条件反射的想起比自己还困难的陈定华老师,陈老师年纪大,人口多,一家6口人,更挤,要是能带上陈老师……想到这里吴林对大队长说:"我没问题,很愿意去艰苦的地方,不过,我想找个伴,最好让我和陈老师同去!"大队长很民主,征求了四队的意见,完全同意。四队比大队长描述的还艰苦,这个村叫大瓦窑,就是小说《林海雪源》里写的夹皮沟一带的深山老林,树多田少,200口人,只有200亩水田,300亩旱田,在这地广人稀的黑龙江,是名副其实的穷屯子,工分值低,没人干活,都进山采山货去了。也难怪,一个工3分线,工分不值钱,没人下地。有个老贫农,孩子多,一家10口人,只有两条裤子。吴林和陈老师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穷的贫农,整个小队都是贫农,穷得令人伤心,伤心的吴林下决心为这些贫农出一把力,当他得知附近林场有两台报废的拖拉机时,马上去现场查看,这是两台波兰产的D50型拖拉机,属于林场的财产。经过反复查看,一台断了主轴,另一台轴瓦烧了,如果拆了两台变一台,有可能"复活"。他们反复请求林场支持,按废铁价卖给生产队。林场领导被他们为贫下中农服务的红心打动了,慷慨地说:"这拖拉机都报废10年了,就送你们吧!"吴林和陈老师高兴的像孩子似的跳了起来,他们动员全小队的人牵出生产队所有的马、驴、牛,驴马牛人大会战,拖了两天,硬是把这两台庞然大物拖回队里。全小队200口人目睹了吴林和陈老师的手艺,两台拖拉机拆开,拼装成一台。当拖拉机嘟嘟开动时,全村人像过节似的欢呼雀跃。欢呼声中吴林和陈老师开着这台拖拉机春耕春种,四队一下子成了全县第一个提前完成春播的小队。这一举动,引起县上的注意。县革委通知各公社来四队开现场会,全县的头头脑脑面对这台全县生产小队惟一的拖拉机,赞叹不已。现场会上县领导当场决定,任命吴林为四队生产队长。吴林上任第一年,工分由3分长到3角8分,第二年,上升到7角8分。四队一下子由落后变成中上等。脱了贫的四队人把这位吴老师当成了"上帝"。嗨,吴林的队长当了一年半。1972年7月,学校又发来通知:速回校。全村老少苦苦哀求吴队长别走。面对苦苦挽留的社员,吴队长一再重复,我是一位老师,要服从学校的命令。

  吴林没想到一辈子接受贫下中农改造两年就返校了,更没想到刚到农村半年就当了队长,一村之长。他很留恋这段生活。两年的插队使他了解了东北,特别是东北的农村东北的农民。至今,那帮农民朋友还经常来哈尔滨看他。

  一个被接受改造的人成了领导全村的一队之长,这在高校党委书记中恐怕是独此一份。

  人生真有意思,当1994年初中央组织部、航天工业部任命他为中共哈尔滨工业大学党委书记时,当了两年副校长的吴林简直难以接受,比当年五常县领导在大瓦窑村开现场会时任命为四队队长还感意外。太意外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历任党委书记都是德高望重资历很深的老革命。嘿,这是怎么搞的?部领导抓住吴林的意外理由:"不错,哈工大的党委书记都是老革命。可现在以经济建设为主,让你这位专家当党委书记,也是一个探索啊!"部领导就是有水平,一席话让吴林有口难言,只好把内心的委屈咽下去,什么委屈?当书记肯定影响业务,告别热情的乡亲们从五常县大瓦窑村回到学校后,已近不惑之年的吴林,争分夺秒补偿耽误的青春,和蔡鹤皋教授一举研究成功中国第一批焊接机器人,"863"计划开始,经著名科学家王淦昌等四位专家面试考核,任命为自动化领域专家委员会成员,不久,又当选中国焊接学会副理事长,正当在专业上大展宏图时,去当党委书记,做政治思想的党委书记,岂不……

  好在,部领导有言在先,探索。

  既然是控索,允许交学费,允许失败,探索失败再回教研室。

  人生真有意思,接了党委书记的重担,岂能言败?从上小学起就不是言败的人。不情愿当书记的吴书记一上任,与校长杨士勤在江北开了一次常委会。由于会址选在松花江北岸的哈工大太阳岛教工活动站,故称为"江北会议"。"江北会议"是在邓小平南巡讲话刚刚发表的背景下召开的。会议分析了哈工大形势,深感危机。天时地利都不占的哈工大,只能靠人和,守是没有出路的,只有深化改革,乘势而上……这次会议提出了"靠天、靠地、更要靠自己"的决策,靠领导班子,靠各级干部,靠全体教职员工和学生。要发扬《国际歌》的"没有神仙皇帝,全靠我们自己"的精神。要扩大招生,使办学规模上一个新台阶;要改革办学格局,成立八大学院;要党政协调,党政共种一块田;要建立新技术园区,实现一校两制……会议确立了靠天靠地更要靠自己的方针发展哈工大。天,指航天工业部,航天项目;地,地方政府,辽阔的黑土地,4000万龙江人民。民众一心,近两万师生员工,同唱发出最后的吼声!惊天地,泣鬼神!

  唱《国歌》、《国际歌》提口号,是为了壮士气,稳军心。现实是,此时的哈工大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既没有天时,更没有地利。别说比清华、北大,就是和复旦、浙大比,既没有四季常青的江南美景,也没有开放发达的沿海经济。哈尔滨,一年有120天处于冰雪严寒之中,就是盖校舍,同样的钱,在江南盖三栋,在哈尔滨盖不成一栋半,墙是加厚的,窗子是双层的,最冷的冬三月,还不能施工。黑龙江,昨日的"反修"前哨,十几年的备战备荒工业没发展,改革的春风又迟迟吹不暖这冰封的黑土地。靠省靠市给经费,想都别想,不少县市不少企业常常发不出工资,想靠靠不上。靠自己,哈工大这块牌子就是优势,昔日李昌校长营造八百壮士,而今是栋梁,是骨干,依靠这批骨干这雄赳赳的八百壮士,再营造新的八百壮士!常委们发现,吴书记新官上任,讲起话来有板有言,一套一套的,连劣势都变成了优势:省里困难,我们可以抓住机遇实现哈工大的科技成果转化,借此请他们给政策。政策比经费值线。给了政策,咱们可以搞高科技园区。哈工大人才济济,搞高科技园区,那还不是小意思。高科技园区搞起来,一校两制,校区,按教育规律办事,发扬哈工大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创造一个学术气氛浓浓的纯洁儒雅的"绿色"育人环境。高新科技园区,按市场规律办事,以经济效益为最高目标,搞科技成果转化,转化成商品,钱赚的越多越好。赚的钱,补充学校财政。一校两制,这高新科技园,既是学校对外合作的窗口,国内外企业合作的窗口,又是学生接触社会经济的课堂、实验的基地。

  提到刚上任时在"江北会议"上带领常委们唱《国歌》、《国际歌》,已担任近四年党委书记的吴林,还是火火的热热的:"不改革,没出路。抱产守学,哈工大要退入二流,说不定连二流都保不住!抓住机遇,乘势而上。高新科技园区创建后,这9年平均每年向学校补充3000万左右,3000万元,等于国家正常拨款的一半,更重要的,还给教职员工解决了不少住房。住房是老大难,安居才能乐业。一校两制,一活百活。园区向学校补充经费,学校一线教学有了物质保证,教学质量不断提高。一个提高带动另一个提高,科研项目高质量完成。高质量完成科研项目又带来高收入,1992年,全校科研经费只有3000万元,1993年达到5000万元,1994年7000万元,1995年1个亿,1996年突破2亿元!"罗列着一个个数字,吴书记继而兴奋地说:"有了经费,什么都好办了。调整体系结构,成立八大学院,创办实验学院。你可以大力宣传,我们的八大学院,院长都是民主选举,由院教授会产生候选人。谁票多,谁当选,党委和学校既不内定也不推荐候选人。"

  此时的吴林,侃侃而谈政治、哲学,一分为二、合二而一,一点不像哈工大焊接专业的高才生,俨然是人大政治系毕业的党务工作者。趁他谈兴正浓,我猛然地泼一盆冷水:"那您的专业……"对于这哪一壶不开提哪一壶的提问,吴书记爽朗地一笑:"人是极富弹性的,党的工作必须全力以赴,而业务工作也没全去掉。还招来不少专业协会的头衔,今年11月,中国焊接学会推选我为理事长,同时又任国际焊接学会中国委员会主席,国家教委材料工程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其他兼职,什么韩国台拳道国际特别顾问,韩国碑林国际特别顾问。还是那句话,多做些社会工作,处理好了,对自身业务是个促进。作为博导,一直坚持带研究生、博士生……"

   吴书记带博士生,真是与众不同。他定了个规矩,只要不出差,每两周搞一次研讨会,把所有的博士生召到一起,围一张圆桌,师生平起平坐,轮流作报告,每次由一个人主讲,这次是甲,下次是乙,再下次是丙,报告人自己定题,听报告的可以随意地问。另外,利用双休日,每周的双休日抽一天,他这个大博导去博士生的实验室边讲边做实验。当书记将近4年,培养毕业了7个博士生,个个都是社会的骨干。1995年,全国研究生院评估,评估是严格的。随计算机抽查,正好抽到吴林培养的博士生王滨头上,抽查结果到北京打分,王滨得了高分。这次评估,哈工大研究生院在全国排第7名,可谓优秀。

  望着吴书记那刚毅自信的目光,我心想,当书记影响不影响业务,他最清楚。这位举大事而不计小怨的党委书记,有个温馨的家,夫人与他同年从南昌考入哈工大,铸造专业,1959年本科毕业,1964年研究生毕业。两个女儿,也都是哈工大毕业的。毕业后,一个考上美国的肯塔基大学,一个考取美国伊利诺大学,真是老子英雄女"好汉"。问吴书记教女秘方。答曰:"放开,对孩子,要放开。给她们一个氛围。潜移默化,只讲学习的重要,从不作具体辅导。"怪不得这位吴书记敢对着资本主义谈民主,他在学校是一个民主的书记,在家里是一个民主的丈夫、民主的父亲。如陌生人步入哈工大校园,在工大马路或甬道上碰巧碰上散步的吴林书记,你绝不会相信这位穿着随便个子不高瘦削的人是堂堂的哈工大党委书记。可你随便向任何人打听吴林的名字,立即产生截然的反差,吴林,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反差,我深深的体验过,并立即像闪电似的迸发出联想的火花。有些嘴巴尖尖腹中空空,色厉内荏的书记,八面威风,其威靠的是权,权生威,权压人。这些人,他的权他打的牌子是党,常常以党的化身自居,这些化身的威发作的越多越凶,党身上的污点就越多。此联想的火花突然迸发,是为哈尔滨工业大学有吴林这样的好书记有感而发。而这位为党增辉的吴书记,对自己的成就这届班子的辉煌,认为是赶上邓小平南巡做了些该做的。要说成就要说辉煌,老校长李昌时期最辉煌,为了哈工大的荣誉,我们接过接力棒疾步迅跑……

  接力棒?在哈工大党委书记这一"跑道"上,爆发力极强的吴林,无疑是佼佼者。当初航天工业部领导对不想当书记的吴林"笑谈"探索,这是一个成功的探索。这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党委书记,是一个合格的党委书记,是一个无愧于党的党委书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