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校友撷英

知行至远无止境--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陈炜校友

发布:2013-05-27 10:20:01   点击数:1110

  故乡的人文风情冶炼出他温文儒雅、沉着稳健的性情,同时也铸就了他坚忍不拔的性格和永不懈怠的拼搏精神,在无数个困难和压力面前,他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从一名普通的设计员到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在不同的角色转换中,他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真性情,认真履行着党和国家赋予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也在努力实现着自己真正的人生价值。

  陈炜,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研究员。1962年9月出生于湖北襄樊,1979年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动力工程专业学习,1983年从该校毕业后来到航天工业部067基地(现为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六院)11所工作,从事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究设计工作。曾先后参与和组织领导了长征系列、载人航天工程、新一代战略导弹等我国多个重点型号发动机的研制工作。历任大发动机研究室副主任兼副主任设计师、主任兼主任设计师,现任11所副所长兼长征四号乙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主管发动机技术和预先研究工作。

  陈炜参加研制的型号产品曾先后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国防科学技术一等奖、部级科技进步奖等多项奖励。其本人曾荣获“首届陕西省杰出青年科技创新奖”、“中央企业优秀共产党员”、“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者”等荣誉称号,被授予“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跨世纪学术与技术带头人”、“航天科技集团公司‘511’人才工程专家”、“国防科技工业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航天人物——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陈炜:知行至远无止境

  2005年3月5日上午,掩映在秦岭南麓绿树丛中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液体火箭发动机试验区沉浸在一片紧张、忙碌的气氛之中,我国某新型号发动机试车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在试车台的控制间里,陈炜端坐在巨型显示屏前,一边等待着点火时刻的到来,一边同来自六院的领导不时地交谈着。此时,我们无法揣测他的内心活动,但透过他儒雅的表情和平静的微笑,我们分明感到一种发自心底的自信。

  11时40分,随着“点火”一声令下,一阵撼天动地的怒吼声回荡在空山深谷,桔红色的火龙喷涌而出。虽然只有几百秒的时间,大家却感到时间很长很长。终于,随着关机口令的下达,“成功了!”控制室里掌声跃起。

  然而此时,陈炜的心里也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兴奋,毕竟试车的成功交了一张满意的答卷!但他却并没有将这种兴奋释放出来。

  试车完毕,他和研制发动机的技术人员一起查看了试车参数,确认参数正常,然后就立即驱车行程300多公里返回西安,主持另一重点预先研究型号发动机的整机试车设计质量审查会。3月6日上午,该预先研究型号发动机首次全系统、双向摇摆、多次启动热试车获得圆满成功,受到上级领导和用户的赞扬与祝贺!

  此时,作为这两种型号发动机技术负责人的陈炜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心底涌起阵阵喜悦。“三年,整整三年啊!在完成紧张的型号研制、批生产交付、卫星发射任务的同时,我们组织开展了这项预研工作。一次成功是我们预定的目标,我们做到了,每次关键试验均获得一次成功!这是设计师队伍用心血和汗水浇灌出的丰硕成果!”

  搞科学研究,成功和失败就像两条并行的轨道。因此,在连续成功带来的欣慰面前,陈炜依然是平常的微笑,儒雅的言谈……

  青年才俊露头角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生于斯,长于斯,故乡的灵秀在潜移默化中不断浸润着陈炜的真性情,同时也陶冶出陈炜儒雅的风范,而当年革命英烈百折不挠、英勇顽强的奋斗精神,使陈炜坚信,只有坚忍不拔、永不懈怠,才能成就一番事业。

  怀着儿时的“飞天”梦想,17岁的陈炜从江南水乡来到北国都市哈尔滨,勤奋、好学伴随着他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涯。四年当中,他不知疲倦地畅游于知识的海洋。正是基于这四年扎实的理论学习,为其将来投身航天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1983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陈炜服从组织分配,义无反顾地来到当时位于秦岭腹地的067基地11所,成为一名液体火箭发动机设计员。从江南水乡到北国冰城,从繁华适意的现代都市到群山环绕、交通闭塞、生活清苦的秦岭深处,环境的变化没有影响陈炜对人生坐标的定位,清苦的生活使他更深刻地体会到我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展航天事业的艰辛和执着。

  11所大发动机研究室承担着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发动机的研制任务。如果说发动机是运载火箭的“心脏”,那么,涡轮泵就是发动机的“心脏”。而陈炜从事的就是为发动机设计“心脏”的工作。

  刚走上工作岗位,陈炜就赶上了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基本型发动机的研制任务。这对刚刚参加工作的陈炜来说,既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考验。凭着扎实的理论知识功底和虚心好学的优秀品质,短短几年时间,他很快就承担起主管发动机涡轮泵研制的重担。就这样,陈炜在专业领域辛勤耕耘,越走越深。他思维敏捷、严谨踏实、勇挑重担,表现出一名青年科技工作者应有的朝气和创新能力。在型号研制过程中,他克服重重困难,突破了多项技术关键,为打造出一个百分之百发射成功率的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发动机做出了重要贡献。

  20世纪90年代初,经过数年型号研制锤炼的陈炜,以其显著的工作业绩和突出的组织能力,挑起了大发动机研究室副主任兼发动机副主任设计师的担子。在人才济济的科研队伍中崭露头角,脱颖而出。

  勇挑重担,不仅需要有过人的胆识,更重要的是有过硬的本领。一次,某型号运载火箭在发射现场整装待发。在试验评审会上,专家组提出上一发火箭飞行曾出现遥测参数过高的情况,如果发动机性能出现变化,则发射程序需要调整,发射任务不能按期进行。关键时刻,作为发动机参试队队长的陈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带领参试队员承担起查找故障的任务。他们从转速与喷前压力,转速与流量工作时间,推力与飞行轨道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计算分析,得出发动机工作正常,遥测数据有误的结论。详实而又无懈可击的论证,得到专家们的认可。火箭按时发射,试验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不辱使命送“神舟”

  在陈炜温文儒雅、沉着稳健的性情背后,难以遮掩他坚忍不拔、永不懈怠的性格,这位言语不多,讲话轻声慢语却句句掷地有声的年轻人随着我国航天事业的飞速发展而迅速地成长起来,同时,他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从1993年以后,陈炜不仅逐步成长为一名型号主任设计师、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而且在行政管理上也担负起了研究室主任、副所长等一系列重要职务,主管十多个型号发动机的研制工作,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年轻的陈炜知难而上,并以此作为不断进取、挑战自我的动力。

  陈炜刚刚走上副主任设计师的岗位时,适逢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全面启动,运载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工作亦随之展开。陈炜以其严谨、务实的工作态度和作风,瞄准载人航天发动机高可靠性的目标,大胆创新,突破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显著提高了发动机的可靠性、安全性和环境适应能力,为“神舟”号载人飞船提供了高可靠的动力。然而回想起这段充满艰辛和坎坷的研制历程,陈炜的心情依然难以平静。

  发动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由上万个部件组成,而涡轮泵作为发动机的“心脏”,其性能和可靠性至关重要。在发动机研制初期,陈炜提出了涡轮泵改进方案。为了消除涡轮叶冠与涡轮喷嘴相磨擦这一影响发动机可靠性的问题,他带领课题组的成员详细论证,进行力学、热环境以及振动分析,对发生磨损、变形的产品进行详细测量和对比,对各种方案进行反复对比、讨论、分析,提出了改进方案,并制定了几种试验方案进行验证,完全消除了相磨现象,彻底解决了这一困扰发动机研制的难题。1997年3月15日,某型号二级火箭发动机在可靠性试车时失败,能否尽快找到失败原因,消除隐患,将直接影响到整个载人航天工程的总体进展。巨大的压力揪动着每一位研制人员的心!作为研究室主任和主任设计师,陈炜更是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考验!整整36个小时,陈炜和同事们没有合过眼。接着,他们经过20多个日夜的连续奋战,查找到了原因,摸清了故障机理。针对隐患,陈炜他们制定出改进发动机涡轮盘设计结构和加工工艺的方案。同时,本着举一反三的原则,他们对我国各型号运载火箭发动机果断地进行了追查、调整。

  要充分验证涡轮泵改进效果,必须进行涡轮泵联运试验。可是,在长征系列发动机研制历史上,从没有顺利超过200秒的联运试验。怎么办?陈炜以他亲身经历的基本型发动机研制经验,分析了涡轮泵长程联动试验的可能性,决定设计师和试验工艺师一起进行试验系统改进。经过努力,涡轮泵联动试验经受了长程考验,验证了改进效果。为载人航天运载火箭发动机研制的顺利进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神舟”号飞船,尤其是“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后,那种兴奋与激动无以名状,沉积在他内心深处的那份深深的愧疚终于得到释然。

  1993年,载人航天工程用发动机正处于攻关的关键阶段,陈炜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战役之中,白天配合产品生产与协调,晚上绘制图纸、修订方案,没有休息日,没有节假日,完全融入到由数据和图纸构筑的世界里。正在这时,陈炜接到了父亲病重要进行手术的电话,他抽时间回到家里,仅在父亲身边陪伴了几天就又急匆匆地返回西安。然而就在他离开不久,父亲阖然长逝,那一别竟成为永别!父亲临终时无法尽孝的隐痛,10年来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

  正是由于他突出的业绩和卓有成效的领导,2003年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授予“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突出贡献者”荣誉称号。

  志存高远向未来

  踏入二十一世纪,航天技术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和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时刻跟踪世界航天技术发展的最新动态,找准自身发展的突破口,不断提升自我,才能掌握主动,立于不败之地。一直站立于科研一线的陈炜深谙这一点。

  2000年,年轻的陈炜担负起11所主管发动机质量和技术的副所长后,这种信念就愈加强烈起来。随着世界航天技术的飞速发展,我国的航天事业也进入到一个崭新的时代。国际、国内快速发展的势头,不断刺激着陈炜敏感的神经。他认为,创新是科学技术的灵魂,是科研院、所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源泉。因此,提升液体火箭发动机的创新能力,进而提高市场竞争力就成为发展的焦点。为了紧紧抓住11所发展的主动脉,陈炜特别提出了务实创新的理念,并落实在所质量方针之中。他认为,提出务实并非是要在创新上打折扣,而是强调创新也要务实:要真抓实干,不能只停留在口号上、文件上;要清醒地认识自身的实力和发展方向,打破封闭,走合作研究、共同开发的路子;根据用户需求的轻重缓急、自身技术发展的程度、资源的配置等实际条件,规划近期、中期、远期的目标和项目。

  在他的建议和推动下,11所成立了推进技术研究发展中心,设立了创新基金,用机构和制度来构筑发展方向,推动技术创新;积极开展预先研究工作,进行技术储备,为将来的型号研制奠定基础;与中国科学院、相关大专院校开展手牵手活动,加强基础理论研究;为了更多地了解用户的真实需求和未来的发展趋势,他还多次带队走访总体部和产品用户,拓展新的技术领域。通过他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11所的预先研究课题大幅度增加,科技人员技术创新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成果不断涌现,受到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谈到这些,他总是说:主要是国家有一个创新的大环境,单位有一个创新的好条件,尤其是院、所领导大力支持并亲力亲为,加之有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攻关的设计师队伍,而我只是在工作中起了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抓了抓具体工作。

  “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搞科学研究,有成功的欣喜,也会有失败的苦涩。在陈炜的人生日志上,曾记载过太多的重大项目连续攻关成功和连续发射成功的颀慰和喜悦,但也有过进行新技术研究时所面临的严峻考验。对待成功和失败,他总是保持一颗平常心。某新型推进剂发动机进行关键技术项目攻关时遇到困难,一时陷入困境,徘徊不前。这时,一些同志的态度出现了游移,一些同行再次提出不同意见。在风险和压力面前,在进退两难之际,从不轻言放弃的陈炜头脑异常清醒,他知道,一项新技术研究出现波折是很正常的。他调阅并仔细研究了产品所有的试验数据,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他主动承担责任,排除各种压力,和课题组的技术人员一起总结了大量的试验数据,仔细分析了影响因素,并补充了一些验证试验,并得到了上级的和协作单位的支持,终于突破了关键技术,受到了型号总体领导的高度评价。后来,该新型发动机参加飞行试验获得成功,为某重大专项任务的圆满完成做出了重大贡献。回顾一波三折的研制历程,他告诫年轻的设计师们:一个科技工作者经历一些挫折是一件好事,经过失败的锤炼,不仅在技术上会成熟起来,而且也会在心理上成熟起来,心理的成熟也是一个很大的收获。

  陈炜多次带队参加我国的重大飞行试验,取得了新型号首飞成功,次次成功的优秀记录,受到部队领导和两总系统的高度赞扬。

  陈炜非常重视将创新与技术总结有机地结合起来。总结—创新—再总结—再创新已成为他从事科研工作的思维定势。尽管科研任务异常繁重,但他从未停止经验总结,并将其写成论文。他的论文《液体火箭发动机系列化的做法和体会》被收入“航天质量启示录”,《液体火箭发动机涡轮泵制造、验收通用技术条件》作为六院标准颁布,《长征二号F火箭发动机初样研制》收入航天国防科技报告……同时,他还组织编写了大量有关发动机的设计规范,成为发动机研制的依据性文件。这些都为后来者尽快掌握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技术,促进发动机研制上新台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犹如成功和失败是两条并行的轨道一样,质量和创新也是一对孪生兄弟。没有可靠的质量作保障,一切都无从谈起。在兼任质量副所长和质量管理者代表期间,陈炜主持了新版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工作,组织编写了策划报告,总结型号研制的质量管理经验和教训,认真吃透标准和条目,构建文件化的体系框架,考虑到型号质量控制的实际需要,他决定将“型号产品技术状态管理”独立成文,使状态控制深入人心。为强化型号质量管理,确保发动机质量“零故障”交付,制定并实施了“质量信息月报”制度,及时发布型号质量情况,成为质量控制的有效措施。

  面对繁重的型号研制任务和众多的工作头绪,陈炜表现出一名青年科技专家应有的朝气与活力、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在做好各项工作的同时,他还承担着培养硕士研究生的工作,不仅在学术和技术上对他们悉心指导,同时还注重进行航天精神教育,养成务实创新的习惯。通过言传身教,使他们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和专业技术上迅速成长起来。

  斗志不与时光减,雄心应与岁月增。在人生的道路上,陈炜始终拥有一颗平常心,而在事业的发展轨道上,他知行至远无止境。

  科学与艺术完美结合

  绘画、根雕与航天技术似乎是不搭界的,一个是艺术,讲求审美,一个是科学,追求真实。然而,这“美”和“真”在陈炜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陈炜非常喜欢亲近大自然。单位尚在秦岭大山中时,他就保持着大学时的习惯,画一些素描。后来,喜欢绘画的陈炜又对根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利用出差到上海的机会,买了一套雕刻工具,工作之余玩起了“艺术”,而且其手艺相当精湛,达到了一定的水准,至今在他的家里还保存着自己的根雕“作品”。好“静”不好“动”的陈炜喜欢玩智能游戏,他爱打桥牌,而且还代表单位多次参加省市比赛,参赛成绩也硕果累累。随着职务的提升,他的工作越来越繁忙。他有些遗憾地说,现在很难有空闲时间来做这些事了,有时有点空闲时间,就陪妻子、女儿欣赏欣赏音乐和歌曲。他特别喜欢刘欢、费翔演唱的歌曲,情况允许,他就和妻女一起唱唱歌。陈炜还做得一手好菜。只要有时间,他总是自己下厨房,做一顿“美味佳肴”,也算是“还债”吧。不过,每当看到发动机那优美的弧线造型,流畅的管路曲线,摇摆时婀娜的舞姿,火焰喷射时的激波光环,你会深深地感悟到,科学和艺术原来是那么紧紧地相联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