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校友文苑

共话千山万水情——四系63级11名同学回母校相聚

发布:2017-06-14 16:01:53   点击数:285

  五月的北国江城哈尔滨,桃红柳绿,丁香盛开,正是一年里最好的时节。
  哈尔滨火车站的出站口前,几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正在翘首远望,焦急地等待。而此时,几趟驶向哈尔滨的火车、飞机上,也分别坐着几位古稀老人,总觉得这火车、飞机不够快,盼望着快点儿到达。这些古稀老人就是我们十一位五十年前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学生,离开学校后有些人相互间再未见过面。
  1968年毕业时正值“文革”的动乱年代,大家怀着一颗忐忑的心默默地分手了,没有想过再联系。那片阴霾消散以后,同学的情谊逐渐地又涌上了心头,可是很多人好像天各一方,杳无音信。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之后,飞速发展的电子通信技术唤醒了大家分别已久的心,特别是一些热心的同学积极做工作,一个一个地找到了老同学的所在。每个人听到电话里传来老同学的声音时都是难以抑制的激动,呼唤着:“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想象中的对方是当年的青春年少,风流倜傥,而实际上肯定是和自己一样的两鬓如霜。大家都期盼着有一天能把手握在一起。
  终于决定相聚在哈尔滨,看一看老同学都是怎样的模样,看一看哈尔滨美丽的松花江,重新看一看培育过自己的母校现在是怎样的辉煌。
这次聚会,还有另一个特殊的缘由,那就是“小长征”。
  “文革”十年是给国家和人民造成重大损失的一场灾难。这期间有一件事对个人来说也算做特殊收获,一辈子绝无仅有的一次,那就是“小长征”。我们这个“长征队”共有九人:6344班的于加力,63451班的杨莘元、李洪胜、孙奉文,63452班的王再江、善铁军、于洪顺、郑金国、赵之仁。我们横跨福建、江西,到了革命圣地瑞金、井冈山等地。要不是后来中央下通知停止串联,我们还打算走到遵义、延安呢。这一路上,不仅身体上受到锻炼,更重要的是学习了很多红军时期党的历史及毛主席的革命实践活动。这一路上,我们身背行装,翻山越岭,团结互助,朝夕与共,克服困难,纵横两千五百余里。这段经历和情谊是终生难忘的。
  我们多么希望能再聚到一起,再来一次“小长征”,走一走当年没走完的路,去大渡河、遵义、延安……。但再一起走是不可能了,我们只能希望再聚一聚,共同回忆那难忘的友情。
  所以这次聚会是由“小长征队”发起的,并邀请其他同学参加。
  聚会的最先倡导者是王再江,并且成为聚会的总策划人。王再江曾经圆满地策划和组织了全体463同学的北京聚会,他有经验(去年5月份的北京聚会实到人数是28人。这次来参加聚会的11人绝大部分由于各种原因都没能参加)。
  聚会的地点大家商量定在哈尔滨。
  聚会的倡议得到同学们的积极响应和支持。旅居美国的善铁军和旅居加拿大的于加力定于五月份回到国内,所以聚会的时间就定在了5月20日和21日。
遗憾的是家居福建仙游的郑金国同学身体欠佳,不宜远行,只好在电话里互相问候了。而更让人感到痛心的是于洪顺同学,正在筹划聚会的过程中突然发病去世了。这个噩耗使大家非常悲痛,有的同学在电话里泣不成声。
  当时的同学们大多都有“小长征”的经历,虽然组成不同的队,走的时间和路线不同,但大家的向往、心愿都是一致的。说起“小长征”,都有许许多多难忘的往事和无尽的话题。除这个“小长征”的队员以外现在居住哈尔滨的同学有:6341班的李云生,6344班的李克明、眭衍铭,63451班的肇家骥,他们都积极响应,加上“小长征队”的7人,这次聚会总共是11位同学。一些因路途较远,不能前来参加聚会的同学也都给予极大的关切,纷纷表示祝贺,并抒发自己的感情。
  聚会地点既然在哈尔滨,居住哈市的同学就承担起具体安排接待大家的工作,而主要的就是由杨莘元来主持。准备工作提前一个月就开始着手进行了。杨莘元身体欠佳,在筹备聚会准备工作期间还住进了医院,可是为了让远道归来的老同学能够愉快地度过在哈尔滨期间的生活,拖着虚弱的身体坚持安排好一项一项的事情。他和肇家骥一起一家一家地查看宾馆的各方面条件,最后确定让同学们入住哈尔滨工程大学的国际交流中心;又联系安排好餐厅,参观过程中的交通车辆;还和哈工大校友会取得了联系。这些安排使参加聚会的同学们都感到非常满意。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聚会得到了哈工大校友会的热情支持和关注,表示愿意对各项活动提供方便和给予尽可能的帮助,还给参加聚会的老校友送来了资料和纪念品。我们在此向校友会表示衷心的感谢。
  5月20日是远道的同学到来的日子,哈市的同学:杨莘元、赵之仁、肇家骥、李云生、李克明、眭衍铭很早就来到宾馆迎候,安排好入住的房间。眭衍铭虽然家在哈尔滨,但退休以后常驻上海,这次为了聚会,专程回到哈市。李云生找来一部较好的照相机,准备为大家留下一幅幅难忘的瞬间。
  王再江夫妇和善铁军是一起乘飞机从北京过来。哈市的同学不断地询问他们的情况。下午1点多,当得知快要到达时,都早早在宾馆门前迎接。
  善铁军和王再江早已打算与哈尔滨工程大学的专家研究一个科技项目,杨莘元已经为他们联系妥当,到达宾馆后立即去与有关专家会面交流。
  于此同时,赵之仁、肇家骥、李云生三人代表在哈同学到车站迎接李洪胜、孙奉文、于加力。几十年未见了,彼此能认得否?看看谁能先认出谁。
  几趟列车先后抵达哈尔滨。接站者仔细地从出站的人流中辨认着,哪个是我们想念的同学。
  突然,眼睛一亮,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他的手:“你是李洪胜,我们长征队的旗手。”
  又看到了:“你是孙奉文。红光满面,气色真好啊。”
  “你是于加力。”头发全白了,但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我们的大书法家。当年队旗上的‘长征队’三个潇洒的大字就是你写的嘛。”
  岁月的沧桑刻在脸上,却改变不了老同学的情谊,紧握的手久久不愿放开,当即在车站前合影留念。
几个人乘公交车到达工程大学门前,杨莘元开车赶过来迎接。孙奉文与杨莘元同班,杨莘元担任了五年的支部书记,感情更是深厚。看到杨莘元病弱的身体,孙奉文激动地上前紧紧拥抱,热泪夺眶而出。
  同学们都到齐了。大家聚在宾馆的房间里,互相握手,互相端详,感慨时光的流失,互相询问五十来年的工作、学习、生活,回顾在学校时的往事,也关切其他同学是否安康。有些是原来一个班级的,有些是“文革”中一起遭受过磨难的,有些是“小长征”走了一路山山水水的。不管是趣事,还是辛酸,今天回忆起来都成了笑料。
说起“小长征”,更有许许多多难忘的经历。遇到弄不清的情节,赵之仁拿出珍藏了五十年的“小长征”日记。大家轮着翻看,感叹唏嘘。当年留下的笔迹,各地的纪念印章,纪念物品,带给大家无尽的回忆。
  有人说起上井冈山时,赵之仁扭伤了脚,大家搀扶着、背着,终于到了茨坪的一段经历,那真是表现出团结友爱的精神。赵之仁说:“我当时就说,只要我活着,就忘不了今天。”五十年后回想起来,的确真的是忘不了,每个人都忘不了。
  王再江拨通了郑金国的电话,让他知道我们正在聚会,我们在想念他。每个同学都在电话里给他送去祝福。
  我们想到于洪顺。或许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在向我们微笑。
  有时也提起某些同学在“文革”那特殊的历史时期做出的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有人便说:算了,不提他们了。还是说高兴的事情吧。过去的事情了,已经是历史。只要这些人能够感到愧疚,我们就可以原谅他们。值得骄傲的是,我们今天聚会的这些同学,都没有在那个时期做过出格的事情,都是好人啊。
  当晚,大家在宾馆餐厅共进晚餐。
  第二天,5月21日,天公不作美,阴沉沉的,一阵阵小雨,气温也较低。天似无情人有情,同学们相聚的心总是暖融融的。
  上午九时许,大家来到哈工大校园。学校的面貌与五十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一幢幢崭新的现代化的教学楼拔地而起,当年的小树已成林。由主楼、电机楼、机械楼组成的主楼群永远不变,它见证着哈工大的历史进程。哈工大,驰名中外,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培养了人才,做出了贡献。我们作为五十年前的哈工大学子也会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我们先在主楼前合影留念,然后从主楼正门进入。那熟悉的大厅、楼梯、教室,一下子把我们的心带回到当年一群风华正茂的青年人在这里求知的情景。我们上到三楼,找到我们的教室。可惜是星期日,人很少,门锁着,没能进入教室,只能在走廊看看,照张相。有些同学也难免回忆起毕业前在这里遭受折磨的痛苦往事,甚至临走时不想再回头看它一眼。但阴云早已过去了。这是母校,我们对它,还是无尽的爱。
  我们从电机楼一侧的西门出来。当年学习时几乎都是从这里出入。大家在电机楼门前合影留念。
  看完了学习的地方,再到我们住宿的第一宿舍去看一看。一宿舍现在叫做第一公寓,比原来又加高两层。我们进入那熟悉的一楼左侧走廊,找到我们昔日的房间。负责门卫的一位女士挺热情地接待我们返校参观,有一位住宿的在校学生还拿来一些印有哈工大风光的明信片、书签送给我们作为纪念。
大家也在一宿舍门前合影。
  孙圣和老师应邀走过来了。孙老师82岁高龄,仍然精神抖擞,不减学者风范,他能叫得出大部分同学的名字。久别重逢,既激动又兴奋,共诉师生之情。中午大家和孙老师一起在西苑餐厅共进午餐。
  这顿午餐,善铁军执意要宴请老同学。好吧!善铁军几十年就职于美国的贝尔实验室,事业有成,请就请吧,同学们也就欣然接受了。
席间,李克明一边构思一边吟诵,出口成章,赋七律诗一首抒同学相聚之情,引来一片惊呼,真有曹子建之风采。
餐后,我们再来主楼前与孙圣和老师一起合影留念。
  下午我们来到松花江北岸,先参观了新建的成为哈尔滨标志性建筑的哈尔滨大剧院,然后游览太阳岛公园。虽然天上下起蒙蒙细雨,但伴随着《太阳岛上》的乐曲,大家仍兴致不减。这是真正的雨中情。如果说五十年前的太阳岛徒有其名的话,今天的太阳岛真的很美。
  晚上仍然是在国际交流中心的餐厅用餐,也算是聚会结束的告别宴吧。一别五十年,相逢一两天,大家有无尽的依依惜别,有许许多多的话没有说完。同学们频频握手,互祝珍重,健康长寿。以前五十年杳无音讯是那段历史造成的。现在好了,国家的形势好,科学技术好,只要我们大家愉快地生活,保重好身体,再见不难。我们这次由于各种原因,没能参观到学校的航天博物馆,没能进入到原来学习的教室,哈尔滨很多好的地方还没有仔细看一看,就留下一个悬念吧,留待下一次再补上。
同学们:三年后将迎来我们的母校——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百年华诞。希望大家都能在那百年庆典上相见,自豪地说:“我们是老一辈的哈工大人!”

 

6345-3

6345-5

6345-10

6345-12

6345-13